如果你问我:台湾最有特色的东西是什么?我会说:台湾最有特色的是它的夜市;

台北的101大楼固然高大雄伟,但我也上过纽约的帝国大厦、法国的艾菲尔铁塔、以及我住的城市的太空针,高处远望的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我经历过;台湾的太鲁阁大峡谷固然气势磅礴,但我也去过美国的大峡谷,中国的三峡,类似的的山中悬崖万仞,谷中溪曲水急的地貌我见识过;台湾的大海也辽阔壮观,但我住过美国的东、西海岸,去过夏威夷、见过墨西哥的海,海浪汹涌澎湃、天边云卷云舒的美景我体会过。。。。。而台湾那样的夜市我却是第一次见,它以其浓厚的地方特色与地道的乡土原味,向我展示了台湾特有的风情文化。

在台湾半个月,我们几乎每个晚上都去逛夜市。台北、高雄、花莲、淡水、九份、垦丁的夜市我们都去过,有的夜市我们甚至去过多次。以前听到夜市这个词,我想到的只是一些聚集在一起的零零碎碎的卖便宜货的地铺。到了台湾后,我对夜市的概念有了彻底的改变。台湾夜市大多位于较大的交通枢纽、人流密集的地方。白天,这些地方就是一般的街道,路边是办公室和商店。可一到晚上,各种各样的小摊、小铺就一个挨着一个摆了出来。每个店铺有自己的招牌,招牌上为自己的产品做的五颜六色的广告。夜市的规模有大有小,小的占有几条街,大的纵横几十条街。夜市里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每一个摊点,都有摊主热情地招呼着。

夜市里有卖衣服、小饰品、玩具和流行音乐的,也有打气枪,设飞镖,下赌注让人玩乐的。但大多数摊位都是卖吃的。各式特色小食琳琅满目:水饺、包子、馄炖、牛肉面、火鍋、广东粥、烤鱼丸、蒸米糕、海鲜香肠、蚵仔煎、花枝羹、面粿,熏鸭、肉羹、粉肠、sushi,臭豆腐,冰糖水果、泡泡冰、蛋糕、、小点心、糖果、奶茶、卤菜、水果、汤团。。。。。。品种多得数不胜数。

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夜市里,我们一家四口如鱼得水,各自挑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女儿喜欢奶茶、sushi,更喜欢铅笔、纸贴等各种各样的小工艺品;儿子喜欢鱼丸、冰糖草莓,各种游戏;LG喜欢面食、臭豆腐,麻辣螺丝等,而我呢,则喜欢汤圆,米糕一类的食品。我们在九份逛夜市时,天淅历历地下着雨,因为来了寒流,穿着单衣的我们冷得直哆嗦。这时,一家铺子的“给我20元,让我温暖你的心”的广告吸引了我,那是卖汤圆和茶的地方。我买了一碗热乎乎的红豆竽圆,吃了几口身上就暖和了。从小铺的窗口看九份,这个因为电影“悲情城市”而出名的山城在风中、雨中、雾中很有些悲凉的气氛。可再看街上,在风雨中逛街的人们快乐地走着,吃着、笑着,一点也找不到悲伤和哀情。

台湾的夜市是个欢乐的,它包容着天南地北的食品,又告诉着天南地北的人台湾的风情和寻常百姓过日子的乐趣。

(下面是我在台湾夜市照的一些相片)










我喜欢吃汤圆,更喜欢吃台湾特有的竽圆,用芋头做的圆子粘粘的,吃在嘴里感觉特别好。用芋头做的菜和糕点也很好吃。台湾种芋头的地方很多。在花莲时,我们一家骑着自行车在在那里的乡村玩了一圈,路上看到三位妇女在芋头田里干活,就停下来跟她们聊天。她们告诉我们:台湾种的大多是水芋头,一年才收获一次,而芋头是可以在不同的时间播种,不同的时间收获的。其中的一位中年女子跟我说:她在台北上班,这芋头田是她在花莲租的,另外两位妇女是她雇来帮忙的。我问她种芋头收益任何,她笑着说:还不错。




台湾吃槟榔的人很多,卖槟榔的也多。卖槟榔的地方一般都闪着五颜六色的灯。以前看过一些报道,以为卖槟榔的都是些打扮得性感的小姐,但我观察了一下,卖槟榔的只有少数是性感小姐,其余的都打扮得平平常常,其中也有老头和老太。我们坐汽车和火车,一路上都能看到槟榔树。槟榔树跟椰子树很像,不过没椰子树那么高、那么粗。我们遇到的出租车司机,不少人都一边开车一边吃着槟榔。他们告诉我们:吃槟榔能够提神,吃多了就跟抽烟一样会上瘾。一位LG认识的船长跟我们说:台湾人如果将一个人当朋友,就会主动请他吃槟榔,于是给了LG一颗槟榔。LG将槟榔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后就“哎哟”了一声。后来我问LG吃槟榔是什么感觉,LG嘿嘿一笑说:跟柳树叶味道差不多。
(下面是我在一小摊上照的槟榔)




我们去台湾最南面的城市垦丁玩时,请了一位姓肖的出租车司机作导游。中午时,我们跟肖先生说想吃点有当地风味的午饭。肖先生将方向盘一转,把车开进了一小路。走了一会儿,车停到了一小港口。港口无人,里面停着几条船,旁边有一间小屋,屋子外面的亭子里放了张桌子和几张凳子。肖先生告诉我们,这是一位渔民开的小饭店,做的都是当天打捞到的海鲜。我们走近屋子一看,门是锁着的,正失望地往回走,一个黝黑、壮实的中年男子骑着摩托车来了,他一面停车一面招呼着我们说:上午他出海了,饭店有活海鲜。肖先生跟我们介绍说,他就是这饭店的主人吴先生。

吴先生带我们到港口边,从海里提上来一网兜。网兜里一条扁扁的、肚皮白白的、大约两斤重的活鱼和一些海螺。他说:这鱼叫石头鱼,也叫皇帝鱼;这海螺叫苦螺,在日本也叫荣螺。我们望着海景等了一会儿,吴先生就端上了四样菜:一盘凉拌鹿角菜,一盘苦螺,一碗海香菇炒面,一条清蒸石头鱼。吴先生说:鹿角菜、海香菇都是长在海里的珊瑚礁岩上的生物,是他们这里的特产,营养很丰富。这些鱼,苦螺、鹿角菜、海香菇都是他出海后潜水在海里找到的。鹿角菜吃起来有点像细海带,海香菇有点像木耳,却比木耳脆得多。不知是吴先生的手艺好,还是鱼本身新鲜,清蒸的石头鱼是又嫩又鲜。吃完饭后,我们跟吴先生聊天,他告诉我们:垦丁离菲律宾隔海就六十公里,以前这片海上海盗流行,所以台湾岛也叫海盗岛。正聊着,一条蓝色的渔船从海上往港口开来,吴先生说,那是他的岳父打鱼回来了。孩子们马上跑到码头去看归来的船,然后兴奋地抱着刚捞到的鱼照了好几张相。

垦丁的这个小鱼港、小鱼港旁的简陋饭店,以及我们在这饭店吃的这顿饭,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下面是我在这小鱼港旁的饭店照的几张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