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友问我:为什么想去希腊?我想了想,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许多人说:他们去希腊,是为了伊索寓言、荷马史诗,是为了苏格拉底的演讲、柏
拉图的爱,是为了寻找希腊悠久而丰盛的历史和文化。在这一点上我很惭愧:荷马
史诗没读过两行,柏拉图的形而上的哲学我是一窍不通,对苏格拉底的了解只是知
道他有个河东狮吼的妻子,伊索寓言里只听说过有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狐狸,
而对希腊的文明和历史的知识仅限於中学课本的碎语片段以及在数学、物理公式中
用的alpha,beta,gamma。。。。。等符号。如果真要找向往希腊的原因,我只能
说:去希腊,是想看看爱琴海。

想看爱琴海,是源于许多年前我读过的一本小说。

记得那是一本爱情小说,讲的是一位落难的知识分子与一位农村妇女的爱。因为生
存环境的恶劣以及两个人知识的差异,他们的爱情如梦如幻,充满了悲凉与绝望。
男主角深知他们之间的距离,但她对他的无私的爱却是他在那段艰苦日子里离不开
的精神食粮。一个冬天的晚上,屋外北风呼啸,他在油灯下读书,她在炕上做针线,,
屋内暖和又温馨,平时一贯野性的她崇拜地望着他,美丽又温存。就在那个夜晚,
男主角脑海里蓦然响起了拜伦的诗句:

我要凭那松开的鬈发,
每阵爱琴海的风都追逐它,
我要凭那长睫毛的眼睛,
睫毛直吻着你桃红的面颊,
我要凭那野鹿似的眼睛誓语,
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

当时被这爱情故事,也被这诗感动了,我擦一擦潮湿的眼睛,将拜伦的这首给雅典
少女的诗读了好几遍。

那时的我很年轻,正是做梦的年龄。因为这首诗,我记住了爱琴海,梦中也多了一
位被海风吹散了鬈发的青年。

后来,身边多了伴我同行的他,虽不是鬈发,却常在海上漂泊。从他那里我知道了
许多海的故事,而他的故事都会使我想起爱琴海。许多年过去了,生活的油盐酱醋
冲走了少时的许多梦,而爱琴海的梦,却从来没有在我心中熄灭过。

今年六月底,他去希腊开会,我毫不犹豫地买了机票,在他会议完后与他同游希腊。

在阳光灿烂的初夏,我站在了雅典的中心广场。没有沉重的行李,没有具体的旅行
计划,手里拿着的是一本还没有读过的希腊旅游指南。

大街上车水马龙,广场中的树荫下几个老人在悠闲地聊着天,路边的椅子上一对少
男少女相拥亲吻着。太阳虽辣,却不太热,因为有风吹着。而风,是带着海腥味的。

我知道,这风,是爱琴海的风。

希腊,我终于来了!

来了,为的就是吹一吹爱琴海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