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后,孩子如同孙悟空摘了紧箍咒,撒了欢地玩。白天在外面疯了一天,晚上回来吃了饭、洗了澡,儿子还是不肯睡,而是赖在沙发上要看电视。但他眼皮的张力最终还是抗不过地球引力,看着看着他就睡着了。

我们这边几个人聊完了天后准备睡觉。我去抱儿子到床上睡,刚将他抱起,就感到腰里“咔嚓”了一下,我知道坏了事:腰扭了。

腰扭后,我身子前弯后直、左右转动都困难。我姐见状,从壁橱里拿出一盒子,兴冲冲地对我说:这是她一个朋友送给她的一套拔火罐,还没有用过,她要给我拔一次试试。我知道我姐的中医的理论与操作水平都是零,心里很不愿意做她第一次实验的牺牲品,可看着她殷切的跃跃欲试的眼光,实在不忍心拒绝。我躺在床上,我姐用火柴将拔火罐里面烧热,笨手笨脚地将四个拔火罐拍到了我的腰上。我动了动手指和脚丫,见中枢神经指挥自如,悬着的心才慢慢地恢复到原位。

第二天起来一看,拔火罐的地方出了四个瘀血的紫圆圈,腰不但没见好,反而疼得比昨晚更厉害。LG表弟的媳妇实在看不下去我那龇牙裂嘴的痛苦样,就建议我去找瞎子按摩。她说她知道一个瞎子按摩诊所,按摩效果很好。我问为什么瞎子按摩效果好,表弟的媳妇答道:瞎子懂穴位呀。

我想来想去没想通为什么瞎子会比常人更懂穴位,但病急乱投医,我决定去试一试。

同去的是LG,LG这几天侃大山侃得腰酸背疼,我建议他也去放松放松。

外面空气有些闷,天是阴沉沉的,要下雨的样子。

我们遛哒着拐了几个弯就找到了按摩诊所。诊所位于一个部队大院外面,诊所前台是位胖胖的中年妇女。见了我们,前台放下手里的报纸问:是来按摩的?我告诉她我的腰扭了,她马上笑着说:“你来对地方了,我们这里的师傅懂穴位,治你的腰没问题。“然后强调地说:“我们这里的师傅都是有证书的。”说着就领我们去看旁边的按摩室。

按摩室面平行放着三张简易小床,床上放着白枕头,铺着干净的白床单。周围的墙也很白,墙上面挂着几幅风景画,画上有山有水。

听我们说愿意在这里按摩,这前台显得很高兴,她告诉我们每一小时每人收费五十元,然后冲着按摩室对面的屋子喊道:“徐师傅,小王,有顾客了。”

不久,两位穿着白大褂的盲人站到了我们面前:徐师傅是位五十多岁的男子,中等个子。小王是个年轻小伙子,长得瘦高,五官很端正。我心里叹息了一声:如果不是个盲人,也许这小伙子能到电视剧里当个奶油小生。

替我按摩的是徐师傅。按摩前他先问我背上哪个部位疼,然后让我平卧在小床上,在我后背盖了条大毛巾,开始替我按摩。

屋里开着空调,温度合适,一点没有外面的闷热。徐师傅,小王一边给我们按摩一边跟我们聊天。他们告诉我们:诊所的房子是从部队大院租来的,他们也住在诊所,平时吃饭是去部队的食堂。徐师傅是河北人,原来在北京的一家残疾人的福利工厂工作,后来福利厂亏本,就倒闭了。失业后他去一个按摩学校学习了一年,拿到证书后做按摩工作已经有六年多了。小王来自河南农村,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最后病好了,眼睛却失明了。小王有一位亲戚在北京打工,四年前带他来了北京。

我们问他们的生意如何,徐师傅说:夏天天热,来按摩的人少,生意清淡多了。我问他们的收入是不是也受影响。小王接过来说:“那当然,我们是多劳多得。”然后解释道:他们每月的基本工资是八百元,每月做满八十个小时后,多做一小时提成十块。我心算了一下跟他们说:“那你们挣的百分之八十都被老板拿去了。”徐师傅说:“老板的花费也大,他要租房子,付水电费,还要付他姐姐的工资。”我这才知道,原来那胖胖的前台是他们老板的姐姐。

按摩了一会儿,徐师傅停下手问我是否觉得太疼,我告诉他有些疼,但还能受得了。徐师傅继续在我背上按摩着,不过下手轻了一点。他接着说:“残疾人,能有个工作就不错了。生意好时,一个月我们也能挣个一千多块的,足够用的了。”我问:一千多块钱养家够了吗?徐师傅说:“我没成家,你说,谁愿意嫁给一个瞎子呀?!。。。。。。呵呵,不过单身也好,一人吃饱了,全家都不饿。”小王听着笑了起来,LG就问他:“小王,你小伙子长得这么精神,不会没人愿意嫁给你吧?”小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眼睛瞎的,长得再漂亮有什么用?”徐师傅马上打趣地说:“那是因为你眼光高,看不上人家。”

盲人眼光高?我觉得徐师傅的话挺好笑,但看了一下小王脸上那双无光无神的眼睛,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我又问道:“国家对你们残疾人有补助吗?”“补助?”小王似乎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奇怪:“现在国家哪里还顾得上我们这些瞎子,聋子呀。”“那你工厂的同事下岗后如何生活?”我问徐师傅。“怎么生活?如何有点手艺,找到工作就是幸运的了”徐师傅的语气有些沉重:“我们厂大多数工人下岗后是找不到工作的。如果父母还活着,家里兄弟姐妹条件好,他们的生活还有个依靠。要是没有依靠,那就惨了。前些日子我的一位要好的同事,得了癌症没钱治,医院赶他出院,他就在家活活地痛死了。。。。。”

我们一时沉默着不知说什么好。

外面转来了雷声,徐师傅将头转向窗口的方向,似乎想听听外面是否在下雨,听了一会儿他自言自语地说:“要下雨了,天也就凉快了。”

这时,LG转了话题,问小王是否常回去看看。小王告诉我们:他自从来北京后就没有回去过,已经有四年多没见到家里的人了。“眼睛看不见,外出很不方便。”小王说“虽然说这世上好人多,但坏人也不少,被掏钱包,被骗钱的事常能遇到。”我接下去问:“顾客们对你们怎么样?”徐师傅答到:“顾客和气的多,但有的人也很挑剔。前几天就有一个顾客按摩完了找碴说效果不好,要求退钱。。。。。”“那你们怎么办?”徐师傅苦笑了一下“能怎么办,认倒霉呗,这种事老板是不管的,我们得自己掏钱赔给人家。我们陪了钱,还得给他们陪笑脸。”停了一会儿,他叹了一口:“一些有钱人是很难侍候的,他们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外面又传来了雷声,我看了一下墙上的钟,一小时快过去了。

LG接着问徐师傅:“将来老了,你怎么办?”徐师傅答道:”哎,能干几年就干几年吧。将来干不动了就回老家。”他告诉我们:他老家还有一间父母留给他的房子,一个哥哥还在老家种田。“人老了,就得落叶归根呀。”徐师傅说着笑了一下,笑声中却很有些无奈。

。。。。。。

按摩完了,我起来动动腰,感觉好了许多。

我在前台付钱时,小王,徐师傅站在那里,脸上挂着笑,请我们以后再来。我看着他们,心里说不出是什么的滋味,匆匆地往他们手里各塞了一张票子。

因为怕听到他们说感谢的话,我拉着LG快步出了诊所的门。我们往回走着,很长时间都没有开口说话。

我抬头看看天:天仍然阴着,雨,还是没有下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