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暑假孩子回国,报名参加了一个游泳班。那天我闲着无事,就与姐姐一起去看他们上游泳课。

据说他们上课的游泳馆是几年前为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建造的,里面的设施很正规。到游泳馆后我进去一看,里面的面积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大:游泳馆内有两个池子:一个是分好了道的游泳池,好几组孩子正在里面上游泳课;另一个池是跳水用的,池的两边立着好几个跳板和跳台,跳水池里有二十多个孩子在练习跳水。

游泳池与跳水池之间有一根绳子隔着。我姐指着跳水池跟我说:那是国家跳水队在训练。

听说是国家跳水队,我精神一振,眼前马上出现了伏明霞,高敏,高晶晶,田亮。。。。。我没了看孩子游泳的心情,而是找了张凳子,坐在跳水池附近看跳水队训练。

跳水池挺长,离我远的那边有三个跳台,中间的最高,估计是十米跳台。两边的跳台矮一些,但也有七,八米高。跳台跳水的队员们是这群孩子中年龄最大的一组,大约有十四、五岁。他们有单人跳、双人跳,向前跳,向后跳,臂立跳。。。跳起后身子在空中扭曲、转弯、翻滚好几圈,动作相当难。不过他们入水时溅起的水花普遍比较大,压水花的技术比起伏明霞来还是相差不少。

靠我这边的水池边上立着五个跳板,三高两矮。高跳板上,一组男孩和一组女孩在各自的教练指挥下轮流练习,那群孩子大约有十二,三岁,他们的跳水动作比较简单,一般起跳后就在空中转一圈。离我最近的两个跳板最矮,估计也就一米高,在矮跳板上练习的是六个女孩,年龄在十岁左右,她们都是细瘦身材,模样都很清秀。

这六个女孩的教练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子,个子不高,披肩发,穿着半短的裤子。

小女孩们练的跳水动作很简单:面向水池、起跳后伸直两臂、头冲下垂直入水。每个女孩跳水前都看一眼站在岸上的教练,这时教练就给她们做个动作:两臂向上直伸、胸往前一挺,我不明白这个动作的意思,但每个孩子跳水前看她时,她都重复这个动作。

一会儿轮到一个扎小马辫的女孩跳,她走上跳板后照例看了一下教练,然后脚在跳板顶端掂了几下后起跳。我看她的动作跟别的女孩并没有两样,可女孩从水中冒出来后,女教练让她站住,然后弯腰捡起脚边的一只拖鞋,狠狠地向这个女孩扔去。

扎小马辫的女孩吓傻了,拖鞋飞过来时,她本能地在水中跳了一下。拖鞋没有打中她,而是落到了离她不到一米的水中。女孩满脸惊慌地看着教练,但随后就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马上站直,将两手放到背后,低下头,面向教练站着。

我不知道这个扎小马辫到底做错了什么动作使得女教练这么生气,她扔完鞋后仍然余气未消,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女孩骂,骂的时间竟长达五、六分钟。

女孩低着头站在水里,听着教练骂,不敢吭一声,更不敢动一下。

教练骂完了,挥手让其他几个女孩继续跳。扎小马辫的女孩仍然低头站着,一动不动。教练扔过来的那只拖鞋在她身边浮着,随着起伏的水波上下漂动。

这时我姐和她的女儿小岑走了过来,我让她们看那个被罚的女孩。我姐叹了一口气说:“这些孩子挺可怜的,有次冬天我一大早起来跑步,在体育场看到两个小女孩躲在角落里哭,过去一问,才知道她们是国家跳水队的,因为起床晚了没赶上早练的集合,队友们在操场上锻练,她们又不敢过去,怕教练骂,所以直掉眼泪。。。。。”

我问我姐:“这些孩子在哪里上学呢?”我姐答道:"他们在这里的附小和附中插班读书。小岑上小学时,她班上就有同学是国家跳水队的."

小岑已经是个初中生,她的小学是在大学的附小读的.

“我上小学时,班上有三个同学是国家跳水队的,他们都是外地来的。”小岑接过了她妈妈的话:“他们挺苦的,上午跟着我们上课,下午训练,常常是过年过节都不能回家。”停了一会儿,小岑接着说:“四年级时,他们中的一位女同学的眼角膜在练跳水时破了,再也不能跳水。她妈妈来北京接她回家,走的时候到学校跟我们告别,她和她妈妈都哭了,我们老师和同学们心里也都很难过。。。”小岑说着,眼圈有些红。

跟我聊了一会儿,我姐她们去了游泳池那边。我继续坐着看跳水:那个扎小马辫的女孩已被解放,回到了她的跳水队伍。这时她们跳板的上空吊起了一个大支架,支架的两端各拉下一根绳,女孩们轮流走上跳板,将绳子绑在腰上,然后背向水池起跳,起跳后头冲下入水。

。。。。。。

孩子游完了泳,去洗澡换衣服,我跟着去了更衣室。这时那个扎小马辨的女孩与另外一个队友也来到更衣室上厕所。因为游泳课刚完,几个厕所都被占领了,两个女孩就排队等着。我走过去问扎小马辨的女孩:“小姑娘,你们今年几岁了?”女孩抬起头,警觉地看着我。小女孩的一双眼睛很漂亮,不是很大,却清澈如一潭湖水。她看着我,似乎在犹豫该不该跟陌生人讲话,犹豫了一会儿后她轻声地对我说:“我今年十岁”,然后指着站在旁边的队友说:“她今年九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