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毛衣

重庆崽儿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穿毛衣,常常就是一件毛衣套在外面。在纽约就更是如此,我基本上没有什么夹克之类的东东。我最常穿的一件黑黄相间的毛衣,是从大学四年级开始穿的,算算看多少年了吧!左右的肘子处已经破了洞,但是照穿不误,反正是在美国,不需要注意形象之类的东东。可事实上,左右两个洞相当耀眼。查经班一哥们,每次都会来检查,我老今天是不是又穿破毛衣了。

从马里兰,到纽约,至少有6次,在学校,或是公寓的走廊里,被美国中年妇女们赞叹:"What a pretty sweater!"然后我就很平静地告诉她们:"It is my mommy's product"于是她们的嘴就张成大O。还有一次,我穿着那件灰色的毛衣去见老板,一进门老板就很,"How nice sweater!"。看来老板也是识货之人。其实我家里的毛衣不下七八件,只不过我这人认准那两件死穿而已。每当我看见周围那些还算有点姿色的MM们穿着那些在店里买的价格不菲又极其低劣的毛衣,就感叹人与人的品位差得怎么就那么远,有我老妈十分之一也好啊!

妈妈会打毛衣,做衣服,在当地是满有点名气的。常有人拿着布料,或者毛线,来央求妈妈给做一件。我家里有很多的裁缝针线之类的书籍,都是妈妈自己买来研究的。妈妈极聪明,一看就会,还会创造发明。(妈妈退休后去上老年大学,学习画国画,从头学起,其间得到二舅小小点拨,二舅是专业画家,然后她的作品就拿了重庆市的二等奖。)妈妈人跟我一样拽,别人求她打毛衣也不一定会答应,也不是关系好就答应,完全看当时心情。我很多时候都说,妈妈你完全可以做裁缝。妈妈总是说:"这个只是一个爱好,真要做裁缝就没有乐趣了。而且我做得太慢,不能当职业的。"其实妈妈是把打毛衣,做衣服当成一个爱好,喜欢慢慢琢磨,真要当成挣钱的手段,乐趣就减少了。后来想起来,妈妈的这种人生哲学其实很深刻地影响了我,为兴趣而做事。

其实我受益还算少,主要是妹妹,女孩嘛!妹妹当年毛衣数量和质量都到了一个相当变态的程度,可以在秋天冬天时,连续两个星期穿不同风格的毛衣上学,每一件都是出自妈妈之手,亲自设计。有时候妹妹也会给出个人意见,不过最终基本上都是被妈妈说服,没办法,水平差得太远。我已经说了,妈妈是很拽的,有几件妹妹的毛衣上,把我妹的名字也绣上去了,风骚得不行。还问我要不要,我虽然当年也很牛,但也还没有到这种程度,连忙拒绝了。妈妈得意地表情让我终生难忘。

现在,妈妈赋闲在家,反而不太做衣服了,没有了Motivation,除非是要送礼,这可是最好的礼物。几年前表姐生小孩,妈妈为小孩打了一套毛衣。表姐很感动,但是她显然不知道我妈那时其实已经轻易不出手了。有一次妈妈说,现在少做点,以后家里有了新人口再做。

这次回家,妈妈看到那件破了两个洞的毛衣估计要疯掉了。会有新货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