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之死

义哥

他遇见他的时候,他已经快要死了。
七个丐帮的人,打他一个。
他骨架子不小,但是极其瘦弱,并且不会武功。
不会武功,他连一个丐帮的人都打不过。
何况是七个。
所以他被打倒在地,还踏上了七只脚。
七只营养过剩,孔武有力的大脚。
“打死你这个偷吃贼!”一个满脸胡子的丐帮中年汉子一边狞笑地说道,一边加大了脚上的力气。
他痛彻心肺,痛入骨髓,痛不欲生。
可是他不后悔,不后悔偷吃了这块鸡肋骨。
吃这块鸡肋骨之前,他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
整整三天。
天下大旱,饥民如蝗,他是其中之一。
三天了,他翻遍所有的角落。
没有任何吃的,连根枯草,一只蚊子,一个蚂蚁,都没有。
于是他偷了一块鸡肋骨,从这几个大吃大喝的丐帮弟子手上。
于是他们准备打死他。
于是他就要被打死了。
其实,死了真好,死了就不会挨饿了。
他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全身完全放松了下来,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让我死吧。
然而冥冥中他恍惚却听见了一声,“住手!”
恍惚中他就看见了他。

----------------------------

他出手很快!就像江湖大盗红山狼说的那样:没有人看见过他的出手,看见过他出手的人都死了。
所以丐帮的七个人都死了。
他依然躺在地上,感觉他慢慢地走了过来。
他低头俯视他,一言不发。 地上的他很脏很臭,满身是血,蜡黄浮肿。
他仰望着他,发不出一言。 站立的他一尘不染,雍容华贵,红润白皙。
他凝视半晌,忽然转身就走,“跟我来!”
他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竟然“腾”地站了起来,一瘸一瘸地跟在后面。

------------------------------------

“你的武功很差,太差了,简直是没有武功!”他看着他说。
他一言不发。他的肚子吃饱了,衣服换过了。他站得笔直,两手因为过分用力而发白发抖。
“从今天起,你和我学武功。”
他看着他,一言不发。
他开始教,他就开始学。
他武功极高,教得很快。 他悟性很高,学得不慢。不过半年,他已经是个一流高手。
他从不告诉他为什么救他,为什么教他武功。
他从来不问。 他给他食物,他就吃,给他衣服,他就穿,教他武功,他就学。 他从来不问。

--------------------------------------------

他练功回来,天色已晚。
他点燃蜡烛,烛光摇曳。
他的手忽然伸向刀柄,他的全身象豹子一样弓了起来。
屋里有人!
却是一个女人。
女人中的女人。
这个女人他见过,是他的女人,是他的一个宠姬。
女人身形扭动,衣服如纱褪落。
他扭头就走。
“别走”,女人急急叫道,脸色苍白如纸,“你若走,他一定杀我!”
他猛地停住,猛然回头。
跳动的烛光下,赤裸的女人好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扭动的身躯散发出无尽的诱惑。
他全身从上到下,全部沸腾起来。
他象一只野兽一样,咆哮地冲了过去。
她呻吟着迎了上来。

--------------------------------------------

他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
她不在,他在。
他坐在一把宽大的椅子里,浑身上下一尘不染,手里却拿着一把刀,不长的短刀,刀身泛蓝。
他坐了起来,一言不发。
他凝视着手中的刀,脸色游移不定。
他看着他,一言不发。
“你知道这把刀吗?”
他摇头。
“刀名‘无名’,是我专门找人打造的。”他轻轻一抬手,椅子扶手像豆腐一般切下来一块。
他看着他,他知道他会继续说。
他看着刀,“明天是六月六,你帮我办一件事。”
他看着他。
“明天会有很多人。但是他们都不重要,除了一个人。 当我对一个人说,‘你最近怎么样?’的时候,你帮我杀了这个人”。
他一言不发,手指因为用力而发白,但不再发抖。
他转身离去,“她今晚还是你的。”
----------------------------- 六月六,龙抬头。

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盛大的庆典。
美食如山,美酒如池,美女如云。
每个人都在大块地吃肉,大口地喝酒,大胆地调戏女人。
糜烂的庆典,淫荡的庆典,嘈杂的庆典。
忽然都安静了下来。因为走进来一小队人。
居中的中年人雍容华贵,不怒自威。
他迎了上去,神色亲昵。
中年人满脸慈爱,“你来了。”
他点头,然后说道,“父王,你最近可好?”
你最近可好!
你最近可好!!
你最近可好!!!
他“嗖”地站了起来,他笔直地走了过去,他拔出短刀,他把刀插在中年人的胸口上。
中年人倒下,不看他,却看他,“你!?”
“大胆刺客,竟然行刺我父王!”他怒斥声中出手。
他脖颈一凉。

----------------------------------

他从来没有飞得这么高过。
他俯视着所有的人,这是他人生第一次。从生下来到刚才,他从来都是仰视别人。
他看见了他。他扶着倒地的中年人,悲伤下掩藏不住的惊喜。
他看见了满地都是的肉糜,任人践踏,倾倒的酒樽,汩汩地往外淌酒。
他看见了她,她斜了他一眼,眼光复杂。
他看见了他自己。
然后他就什么也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