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告别的聚会

xiaowen1

近来生活忙忙碌碌, 常常为一些突如其来的事情分心,对周围环境的变化变得迟钝而麻木, 直到有一天看书累了,抬眼朝窗外望去,忽然间发现秋天已至,不远处的三棵枫树已经开始变色了。那几棵树挺拔高大,紧紧地排列在一起,左边一棵是深紫色的,右边是鲜红色的,中间是金黄色的,每到深秋,那三色的组合是那么的错落有致,绚烂奔放,宛如画家打翻了的调色板,眩目得让人心醉。

接到我的电话,她明显有些吃惊。犹豫了片刻,还是答应跟我见个面。她知道我不经常回国,而且我的家乡并不在这座城市。

我提前了二十多分钟赶到约会的那家咖啡屋。这座曾经非常熟悉的城市,现在已经非常的陌生。我知道她讨厌男人约会迟到。咖啡屋里几乎没有什么客人,我找了靠墙脚和窗户的一张桌子坐下,随后从包里拿出一本书。看着看着,听到“滴滴滴”的手机声,是一条短信,“你在哪呢?” 那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我定了定神,接着看下去。看着看着,突然头上被人用杂志敲了一下,原来是她!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约会。

我再也看下去了,干脆点上一颗烟,听着咖啡屋里柔和的背景音乐。突然间闪过一个念头,随即从包里取出一张CD,走到前台的服务员那儿。小姑娘还是在看琼瑶小说的年纪。“呆会儿我有个约会,到时候能不能请你放这张CD,我想给她个惊喜。”小姑娘接过CD,用力点了点头。“那就拜托了。”交代好暗号之后,我回去继续等待。又过了一会,她来了,还是穿着那件黑色大衣。

我们互致贴面礼问候,她在社交礼仪上非常的西化。坐下之后,她要了红茶加牛奶,我要了杯咖啡。“你看上去一点没变。”“你也一样。” 然后就是沉默,令人难堪的沉默,幸好服务员上来送茶水。我决定问她的工作,果然,一说到工作,她的话渐渐多了起来。那对我来说,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我抽着烟听她讲,我喜欢听她讲。“这么会工夫,你已经抽了五支了,别抽了,好吗。” 我赶紧把烟放回去。“自己要学会照顾自己。” 我点点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你约我出来,就是来听我讲这些?” 她终于说累了。“当然不全是,我还想见见你。” 她把脸转过去,不说话了。我抬头看前台,发现小姑娘在紧紧地盯着我。很快,音乐又重新响了起来。

“她们这居然也会有这首歌?”她转过头来。这是我们两人都很喜欢的一首歌。 “是我让她们放的。” 这时候撒谎就太残酷了。 “我说呢!” 她又把脸转过去。我们在听同一首歌。 “再好的歌,也有结束的时候。” 我不知道她是对我,还是对她自己讲这句话。 “这是CD上的歌。” 我刚想耍贫嘴,说“可以replay的。” 可话还没出口, 她已经转过身来。“人的记忆就象一张CD,留下来的都是刻上去的。” 我听后为之一震,再也不敢开玩笑了。

“好了,我该走了。”
“我送送你。”
“不用了,我打车走很方便的。”
“我还是送送你吧。”
“我说过不用了。”
“你从这打车回家,需要多少时间。”
“二十分钟吧。”
“那你再坐二十分钟,算我送你回家。” 她一听就笑了,随后坐了下来。对出其不意的机智,她从来都是会奖励的。这二十分钟过得好快啊。
“再坐五分钟吧,路上,路上塞了会车。” 她咯咯地笑出了声,这笑声一下把我推进回忆中。这是我一生最长的五分钟。
“好了,车到我家门口了。” 她也开始出招了。
“你又忘了钥匙。” 这话我没能说出口。

我听着她高根鞋的声音,慢慢消失。她的笑容,声音,和气息象一个巨大的场,让我难以起身离开。眼看窗外的天色开始变暗,可路上很多车并没有打开车灯,我突然为她担心起来。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可笑,人家每天都是这样的生活。到前台结完帐后,我想要回CD。“您的朋友走的时候,把那张CD带走了。” 小姑娘一脸的严肃,但眼睛里又有点好奇。我扭头就走。到了大街上,眼泪再也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