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开

TheQuick


那年老快刚上初中,正是比泡泡球还年轻的花季年纪。 新的学校,新的老师,新的同学,一切都那么新鲜。 更重要的是咱也终于是个中学生了,以后见到院子里的小学生们可以轻蔑的说一声:小P孩儿!

小快在班上年纪偏小, 个头就更小了,但还是被班主任派上了一个副班长来当当。碰到班长生病没来学校,每堂课开始老师一喊“上课”, 小快大吼一声”起立”, 几十号人齐刷刷站起来喊:”老师好!”,小快心里那威风劲就别提了。 当然了,有时候得意过了头,班长返校了小快也浑然不觉,于是大家会听到两个人同时喊起立, 事后小快难免会被人耻笑一通。

跟闭门造车学习枯燥的书本知识相比, 小快显然更看重在与人民群众交流的过程中互相学习。 上课时趁老师回头板书,小快也经常争分夺秒回过头去跟后座的女生们讨论问题。话题当然是课堂内外,琼瑶金庸,人生百态,包罗万象了。虽然偶尔被老师的粉笔头砸到脑门子上,小快仍乐此不疲。

一天下课铃响,小快掀开抽屉正在收拾东西, 突然”嗖”的一声,一个小纸团飞了进来。 小快一抬头,正看到后座那个比他高半头的女生脑后的马尾巴从身旁飞快经过。小快警觉地看了看周围,确信没人注意,揣好纸团,出了教室找个没人的地方展开了一看,”腾”的一下感觉脸就发烧了。 上课铃声响了小快才跑回教室,看到那女孩两颊绯红,正低着头摆弄自己的文具盒。

这接下来几节课老师讲了什么,小快就不知道了,只觉得心跳速度肯定不比满人跑完马拉松后的慢,第一次对”小鹿乱撞” 有了点直观的感受。放学后小快也没直接回家,跑到楼顶上,把揉得皱皱巴巴的纸团小心展开,看了又看,想了又想。不知道家里要知道了会不会打断小快的腿?老师知道了这班长是不是就没了?同学之间虽然没少开玩笑,要真知道了会不会另眼相看?千百个念头反复旋转,最后脑中却被那一抖一抖的马尾巴和绯红的脸颊占满了。

第二天小快上了学,趁着人不多, 飞快地写了平生第一个纸条,揉成一团塞到了后座的抽屉里。 下完第一节课,马尾巴飞快地冲出教室,能看到她的脸比昨天更红了。

那以后嗖嗖声就没再断过。有时候纸条不扔到抽屉里,就夹在借来借去的参考书里,要不就埋在教室外的花坛里。课间十分钟小快一边跟同学玩,还得一边在花坛里作玩泥巴状四处摸索。 慢慢的,塞到小快抽屉里的除了纸条,还有各种各样的彩色画片,贴图等等。小快家里穷,只能克扣自己的早饭钱,还以漂亮的铅笔刀之类的。

课上课下,小快还是照常回头若无其事地找同学说小话。马尾巴跟小快说话的声音比以前明显低柔多了。 有时小快一时兴起,不顾有旁人在场,也会一边说话一边放肆地盯着她的眼睛死死地看着,每每看得她彩霞满天飞舞,却仍遮挡不住她眼中慌乱的笑意,那正是小快最得意的时候。

然而好景不长。 两个月后的一天,小快看到马尾巴眼睛红红地进了教室。那天没有纸条,第二天,第三天还是没有。 小快预感到大事不妙了。终于有一天,小快接到她的纸条。原来她在同一学校同一年级当老师的妈妈洗衣服的时候在她口袋里发现了小快写的纸条。小快心如死灰,等候发落。不过班主任和她妈妈从来没为这事找过小快。 虽然以后小快的副班长还是没做成,确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偶尔她妈妈来班上代课,小快心虚无比,却平安无事。

不知道她那严厉的妈妈有没有狠狠教训她,只知道那以后马尾巴几乎不再跟小快说话,迎面碰到时她总是低头从小快身旁匆匆掠过。 中学六年,相同的一页这样一次次翻过。 在小快眼里她没有以前那么自信,本来就不那么活泼的她变得更加羞涩了。

有一次从大学回家度假,小快跟朋友在家乡的一所技术学校闲逛,突然迎面碰到那个熟悉的面容。她早不扎马尾巴了,而小快的个子也早就超过了她。她显然也看到了小快,立即习惯性地低头快速从小快身边走过。眼神中那一丝慌乱,仍如几年前的那个课间十分钟一样。不知为什么,小快任她走过,却没有跟她打个招呼。 后来才听说她就在那所学校就读。 那是小快最后一次见到她。

回想起来, 那一张张让对方耳热心跳的纸条里其实并没有什么火辣辣的字眼,小快也从来没有跟她单独外出过,甚至从来没有拉过她的手。 (Ok, 唯一的一次例外,是一次放学时教室里人少,她从身边经过时,小快从后面掐了她手指头一下)

今天想来,如果没有学业的羁绊,师长的管束,那颗青色的橄榄也许不会夭折得那么快,虽然小快和她仍然还是免不了要各奔前程。不知道现在的她是否早已云过风清, 再见到小快时能否报以自信和大方的一笑? 而如今的老快, 偶尔想起她来,心里似乎都不再荡起一丝涟漪,有的却是感激,感激年少无知的时候曾经有幸彼此感受过青春的悸动,感激生命的多彩。

当我们一天天老去, 当自以为经历过沧海桑田秋月春风的你我,暂时抛却对物质的追求,逃避生活的责任,挣脱尘世的束缚,剥离心中的恩怨情仇的时候,心里是否还能存有一份如栀子花开的淡淡的青青纯纯的爱?



栀子花开,so beautiful so white

这是个季节我们将离开
难舍的你害羞的女孩
就象一阵清香萦绕在我的心怀

栀子花开如此可爱
挥挥手告别欢乐和无奈
光阴好像流水飞快
日日夜夜将我们的青春灌溉

栀子花开啊开栀子花开啊开
象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的心海
栀子花开啊开栀子花开啊开
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