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桥牌趣事一二

四叶

自从去年某月莽莽撞撞地闯入桥牌天地,至今已经有半年多了吧。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我经常混在BBO上,从最初的会被人骂白痴笨蛋的地步,已上升到偶尔也能指点菜鸟的阶段,我心甚慰。这期间碰到一些有趣的事情,今天就把它写下来当作业交了。
(一) 怪物驾到

怪物驾到 (Monster visit)是玫瑰在一次打牌的时候和我聊天发明的,用来暗示自己有一手好牌。在网上打牌,手中所拿的牌都是随机的。运气好的时候,接连几把都会是好牌,不好的时候,可能连个十都没有。虽然有本讲桥牌中的概率问题的书说四个人打牌,绝无可能有个人手中的牌牌点都小于十,可我竟然碰到过一次,最大的牌就是9,真是奇迹。沙龙的老T曾经开玩笑地说,他挺高兴手中都是一把烂牌,那样输牌就没他的事了。但对我这种初学者来说,最喜欢做庄,而要做庄的前提就是要拿到好牌。所以能被怪物造访,心情是非常高兴的。大约有我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我在雅虎上玩的时候,就曾听人沮丧的嘟囔,“唉,OPPS,雅虎的dealer是不是你们家的,怎么老给我没点的牌?”还有的人一坐下,发现面前是一手烂牌,就会火烧屁股一样,赶紧起身逃逸而去。

我自学打桥牌至今,拿过的好牌的次数已是数不清了,但是有一次的牌实在太好了,至今还是让我记忆深刻。那副牌是7张黑桃,包括A,K,J,10,9,8,7;四张草花,A,K,Q都在我手中;红桃A和方板A各一张。这副牌的牌点及牌型太理想了,称之为 super monster visit 也不为过。我一看乐死了,恰好是我第一个叫牌,我兴奋的直接叫了个7S(一般叫牌都是从一阶叫起慢慢往上叫,牌点特别大的或很低但有六张以上长套的也可从二阶起叫,七阶是最后一阶,称之为大满贯,是很难叫到的阶数)。这下满座皆惊。当时我的拍档是牛哥。他是我师傅,对我的个性比较了解,以为我莽撞的个性又发作了,他赶紧小心翼翼的提醒了我一句:“小鹤?”我对牛哥摆了摆手,笑着说:“安啦!安啦!”

虽然我很牛气的叫牛哥放心,自己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若是我左手边的那人有三张黑桃,且有Q的话,他给我一个DOUBLE,那我就死定了。毁了一手好牌,不知道要后悔到什么时候。当剩余的三人全部PASS,我放下了大半条心。我左手的人先出牌,牛哥的牌摊了开来。真是好运当头的时候,摔跤也能捡个大钱包。老天助我,黑桃Q在牛哥手中,而且牛哥的草花对我也有帮助。我笑得嘴都合不拢了,直接claim了13。

那真是开心而有运气的一天。不知道去买彩票会不会中大奖。

(二) 最酷的profile

我在BBO上跟人打牌的时候,坐下前喜欢先看一下每个人的profile。BBO上有个大老的profile里有一句让我觉得他很伟大的格言。他说一个伟大的桥牌手不仅因为他拥有高超的牌技,更因为他能谦逊地对待每一个桥牌手。在BBO上遇到太多自称专家或高级桥牌手的人,牌技不见得如何高超,脾气倒是来的大,拍档有些差错,就骂人idiot之类极伤人自尊的话,或者半途就拂袖而去。这种专家是我最怕遇到的人,因而一看满桌都是专家之类的人物,我一般都会敬而远之。也因为这样,我对那个大老极为敬仰。

BBO有些人的profile很有个性。看到那些有趣的profile我都会开心一阵子,跟他们打牌也特别高兴。迄今为止,我遇到的profile最酷的是一个中国人。此君一定是个狂热的金庸迷。他的email地址是黑木崖。这个还算好了,在本应该填格言或打牌技巧,如sayc, blackwood, 2/1之类的东西,他一概以金庸小说里的武功招数加以变换来代替,如投石问路,华山探冠,黑虎掏心,美人妖叫。我和玫瑰看了,笑个不停。这个profile每个中国人看了大概都会会心一笑吧。玫瑰跟我说,真想知道他这美人妖叫是怎样妖艳的招式,我也很想,可惜因为时间短暂,只见识了他的一招投石问路。他牺牲了一张Q来查看敌家的牌点情况,他的拍档(他多年的老搭档)却没看出来,白白浪费了那张牌。看到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一下,我深刻体会到高手寂寞的心情。

(三) 天上地下

我在BBO曾经连续待过10个多小时。先是观战5个多小时,当沙龙里的兄弟姐妹大都撤了,只剩下牛哥和言采的时候,我加入了他们的桌子。我的拍档是个加拿大人,级别也是专家。先前观战的时候,觉得他并不是那种坏专家,我就放心地坐了下来。

刚开始的时候,大概是刚吃完晚饭的原因吧,思路清晰,手气也好,我连着做了三四把庄,而且都漂亮地完成了,有一把很冷的局也竟然让我打成了。接下来防守也打的很好,拍档给的信号我接受到了,而且也能给出较明确的信号。打了二个多小时后,我们的IMP分数比牛哥和言采的整整高了40多分。很少有机会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我乐得一直哈哈大笑。

中国古话是很有玄学道理的。乐极生悲,说明人不可以太过高兴,过了极点,悲就会随之而来。前面打的太一帆风顺了,我的运气就给用光了。我的拍档是个个性桥牌手,他的叫牌并不完全遵从基本的美国标准叫牌法,而且他完全忘了我是个初学者,经验和所知的桥牌规则是远远不能和他相比的。结果他挖了个陷阱,我傻呆呆地自己跳了下去。而这时牛哥和言采仍然思路清晰,不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来了个DOUBLE。那是六阶的小满贯,我和拍档又错过了最好的匹配,这一把损失惨重,一下失了10多分。

接着就兵败如山倒,该叫大满贯的没叫到,防守应该能完成的也完不成了。到了晚上十点,我们的分数比牛哥他们的恰恰少了四十多分。这五个多钟头打下来,我恰好坐了一趟过山车,天上地下来了那么一遍。我猜在拉斯维加斯赌输后走出大门的那些人大概就是我这种心情吧。


(四) 名字的困惑

我在BBO上的ID是recca。我挺喜欢这个名字的,易写又上口。但是这个名字却给我带来了一些疑惑。每天吃过晚饭之后,我喜欢在BBO上玩一会儿再工作。这时候沙龙上的朋友一般都不在,我通常会随便找一张桌子坐下。这个时段经常会遇到法国,波兰或意大利人。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给自己贴上是哪国人的标签。我一坐下来,我的拍档就会先用bonjour 或ciao来打招呼,然后抛下一长句对我来说是天书的话。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时,我以为那人跟别人说话,楞楞的没理他(她)。多了,我才知道他(她)那句长话是给我的,他们误以为我是他们国家的人。

除了这个,有段时间我一登陆BBO,就会有个法国人向我打招呼。我不明白的是,我没有记忆和他搭档打过牌,他(她)为什么会向我打招呼呢?难道我的名字和他(她)的朋友名字很像?

还有一次,刚一登陆BBO,有一法国人就邀请我做他的拍档一起参加比赛,正好那天可以玩很长的时间,我就接受了。比赛的时候,当我觉得他有打得不好或叫牌不合理的地方,就向他提了出来。可是他除了刚坐下来时的礼貌问候以外,竟然从头至尾,保持缄默状态。打完了比赛,就各自散了。我一直疑惑的是,他为什么要找我做拍档却又不跟我说话呢?搭档不交流,牌怎么可能打的好?

我的ID recca是法语或拉丁语里的常见名字吗?


四月三日于竞技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