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野趣: 过年

w2mazi

小时候,喜欢过年,总盼着过年。因为过年的感觉,蛮好,蛮好。

过年,丰衣谈不上,但总有新衣服穿。料子不一定上好,样子无所谓时髦,新的就行。

过年,好吃的足食。不用说那些花生胡豆糖果的零食,也不说那鸡鸭鱼肉,单说一样:酥肉。其实就是肥肉陀陀,裹上面粉,到油锅里一炸,可就是香啊!一般家里年前就会炸一筲箕放柜里,这也会是我们的零食之一,及后来把它与莴笋或菜头一起作汤,那味道,不摆了!现在生活水平是大大提高了,以至天天吃肉都吃腻了,但不管是什么山珍海味,这鱼头,那火锅,当年吃酥肉的美好感觉,却再也没有过了。

过年咱有钱。虽说那时的压岁钱比起如今小孩子的来,恐怕连零头都比不上。但那时东西便宜,可供买的东西不是很多,无非是角把钱一本的连环画小人书,什么飞行棋,斗兽棋,海陆空战棋之类,要不就是买鞭炮,糖果,香香的小吃,所以相对价值差得不会太多,至少那种满足、大款的感觉绝不会差。给过红包的人很多,其中最记得的是隔壁的邻居了,那是一对孤寡老人,七八十岁了吧。男的就没见他出过门,女的是三寸金莲,一根拐仗,一步一颤的,也走不多远。他们平时与我们家关系就不错,经常给我讲故事,咱家吃什么好一点的,也会给他们送一份,当然跑腿的是我了。每年初一早上,从父母那儿象领工资似的拿了过年钱后,就是往玩这家跑了,见我来了,婆婆总是笑眯眯的,小心逸逸的从怀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红包来,里面几张角票,绝对是崭新的,一丝皱纹都不有。还要外加一封米花糖,每年都是如此。虽说这对老人,也早已象我的童年一样,飘逝了。但经常,过年的时候,摸红包的时候,眼前就会浮现那张张崭新的票子,那慈祥的笑容,那颤巍巍上银行换钱的身影。。。远去了。。模糊了。。

过年热闹。从初一开始,几乎附近所有的人都会穿上他们最好的衣服,到街上来走一圈,主要不为买东西,因为东西年前早就都买了,也就是逛一逛,好象不来,这年就象过得不全似的,我们戏称之为:赛宝大会。过年大家还走亲访友,小孩子家家,都见面熟,莫不是一开始就赶紧把自己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显宝。过年的时候,不仅好玩,更重要的是不用耽心挨打,只要不是玩的太太过份,家长们都会放敞鸭子:随便整,随便玩。过年的时候,大家既不工作也不种地,就是吃和玩,无论你走到哪里,见到的都是一张张和和气气的笑脸,不拌嘴,不打架,最多也就打打酒仗。当时就想,共产主义社会大概也就这样了吧。还想,如果天天都过年,共产主义也就差不多实现了吧。哈哈。其实现在看来那不过是年少不知愁滋味,小孩子的眼睛有方向,总是向着阳光。不会去想,那些大鱼大肉是大人用了多岁辛勤的汉水换来的。听不到那些欢声笑语里叹息,瞧不见那些满面笑容里的悲哀。。。象类似电影“过年”里的故事恐怕一直在各处上演,但小孩子是看不见这些的,看见的只有热闹和欢乐。。。


过年好玩。好玩的太多了,只说一说玩鞭炮吧。那时的鞭炮不象现在花样多,主要也就是听一个响。但咱们还是能玩出一些花样的,嘿嘿。比如:


抢炮 , 如果那家要用竹杆放鞭炮的话,咱们可就是在旁边恭候了。跑声一响,就象听到了发令枪一样,一涌而上,去地上拣那些因震动等原因而未能爆炸的,要胆大,眼尖,手快。如果胆小怕炸,等到炮声停歇,硝烟散尽才上前去,留小就没什么残鞭剩炮了。你说,在咱中国,干啥不得赶在前面呢?

砸炮, 解剖那些没有引信的残尸,把火药弄出来,用锡箔纸保上,放在光滑的地面,再用铁锤一砸,砰!

摔炮,大小如胖的豌豆,往硬的地方一摔,就是一声脆响。那时还没读武侠,要不一定会去练弹子神通
什么的。不过咱们的飞弹不是去打什么恶盗飞贼,而是用在人流涌动的大街,那些三五成群的大姐小妹,在他们肆无忌耽的嘻嘻哈哈的时候,或者是聚精会神的挑东拣西的时候,往地上一摔,胖!看着他们惊慌逃窜的模样以及骂着“讨厌” 时的神态,感觉跟那吃了蜜一样,哈哈。

大炮,前面说的小型鞭炮如筷子般粗的比较便宜,可以成串成打的买,火力最多也就是机关枪啦,而咱们也就是时不时的玩点点射,为节约火柴,经常随身还背一根香。至于象大拇指大小的鞭炮,那就是属于重型武器了,相当于炸药包手榴弹之类,价格啦就比较贵只能一个一个的单买了,不过呢,咱们通常还是会配备它七八个的。农民白白的庄稼可就遭殃喽,那些牛皮菜什么的可没少中心开花。最得意的玩法是在城乡结合部,人不太多的路上,最好是一大拐角,拐角处附近还有一堆牛粪,地形呢要有利于打游击,便于逃窜而不利于追踪。咱们的机会就来了,将这炸药包引线弄长,埋在这牛粪里,最好在盖上匹菜叶子,看好来人,计算好时间开点,总之以惊吓为目的,不能沾人家一身臭(最多一点点啦) 。绝大多数咱们的牺牲者都能正确估计形式,虽然“生气” ,也就骂两句作数,并不真追,知道追也追不上。也有个别的,炮声一响,人叫人跳,再抬头看不太远处笑嘻嘻的我们,气不打一出来,叫声:兔崽子,给老子站到。就开始追,呵呵,哪里追的着,咱们地道战,地雷战都是看过N遍的了,东一拐,西一窜,几下就汇入人民的汪洋大海中去了!

。。。。。。

岁月流逝,生活越来越好,社会越来越摩登,可过年的感觉却正如那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好些人过年就两词可以概括:床和桌子。除了可能每天上下一次床外,就是在桌子直接流窜了,上牌桌,下了牌桌上酒桌,下了酒桌上麻桌。。。有的家里连年饭也懒的烧了,外面馆子顶一桌,啥都省了。现在春节联欢晚会好多人都不看了,以前那种大家一起吃年饭,然后围坐灯前聊天守岁的怕是越来越少喽。。。。身居异地的游子,过年也多弄几个小菜,喊几个朋友,喝几杯老酒,硬凑一下过年的气氛。每逢佳节倍思亲,也就是给国内的父母亲人打打点话了,可几分思念,几分愧疚,几丝乡愁,。。。大过年的,反而弄的有点难过。。。

总之, 过年的感觉是淡了,淡了。。。

过年,好想回到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