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张红牌

谁与争疯


确切地讲,是裁判欠俺一张红牌。

裁判是俺的本家,俺上大学时的体育老师(副教授),也是校足球队的主教练。国字脸,大分头,几乎到领口的半长头发永远都是呈亮。

俺们的关系还算是不错的,毕业以后也经常见面。裁判总是那么三句话,“怎么样,要不要给你小子介绍个女朋友?女足的。。。”;“市里有个比赛,要不要来吹比赛,边裁?”;“走,到俺家里看片子去。。。”

-----------------------------------------

在那个年头市里、省里还每年都在市体育场组织一些比赛。(现在估计一般城市连个像样的公共足球场都找不到了。)

一般来说要么是他作副总裁判长,要么就是老X(俺的另外一个师傅)。总裁判长一般都是挂名的,副总就想当于前指。所以俺们球队起码是不会吃裁判的亏,因为每场比赛后(注意是每场),裁判们都是经常性地和俺们搓在一起的,嘿嘿。。。

那场比赛俺本家是主裁。十多年了,上场名单也记不住了,反正两个核心,石大和叶大起码有一个缺阵。因为对手的实力比较弱,一年前在另一个省级比赛里被俺们2:0拿翻。

比赛开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对方人手不够,上次比赛中在场下大呼小叫的CheerLeader,一个胖男,居然临时套了一件比赛服来充数了。

-----------------------------------------

言归正传,比赛开始。

对方的核心和俺大学同级,校队队长。如果一对一的话,一场比赛俺恐怕要被晃晕过去好几回。幸好,俺们的整体实力很平均,虽然有一点轻敌,但是场面控制得不错,早早地就攻进了一球(谁进的也记不清了,郁闷)。

比赛的中间过程上场球员其实根本写不出来,用老苏的话讲,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反正就是在各种各样的加油、起哄声中度过了80多分钟。。。

-----------------------------------------

风云突变。
对方一个角球,莫名其妙地连续砸中三、四个人的脑袋之后,居然神使鬼差地弹到对方那位临时客串后卫的胖子吉祥物脚下。比较令人奇怪得是,胖子居然是站在俺们的小禁区里,周围五码空无一人。胖子犹豫了一下(TNND,居然还有时间犹豫),抡起一脚,网动,惊呼!

-----------------------------------------

因为这个对手的实力最弱,又是循环赛。所以剩下的最后五分钟里都是疯狂的反击和反反击。俺那是年少气盛,有事没事就在手上搞一些小动作,当然是在裁判看不见的前提下。

说到这里,俺不得不想起了齐祖。俺记得他说了很后悔,但是并没有说后悔什么。根据俺的观察,齐祖其实是后悔忘记了还有现场监控的第四官员。齐祖其实是属于很油的那种球员,平素欠债必还的那种。他顶人之前往回走时,已经用余光观察了主菜和边菜的位置,知道他们仨是看不见自己的。只是没想到黄雀在后,一失头成千古恨啊。。。

-----------------------------------------

扯远了,俺几个小动作之后,对方果然上钩了。一个全线的快速反击,俺就在裁判屁股后面,三下五除二,把对方一只菜鸟搞翻在地。

对手似乎也不含糊,躺在地上还企图用脚踹俺。因为对方是仰面朝天,动作又很大,俺立马就,
大吼一声。。。
腾身而起。。。
鹞子翻身。。。
懒驴打滚。。。
。。。。。。。
反正在裁判眼皮底下,戏总是要演足了。心里还在想,TNND,这下那小子的红牌是铁定逃不了,自己最多也就是一黄。

-----------------------------------------

等队友七手八脚把俺扶起来,抬头一看,芬特!是个任意球。裁判的手里不要说红本本,连黄本本都没有???

反正比赛时间无多,俺也没有时间和裁判计较,心里虽然不服,但是还是立马投入比赛中去。可惜最后结果还是无法被改变,1:1。

-----------------------------------------


后来的比赛一场比一场糟糕,简直只能用伤心来形容。
下一场发生了打人事件,俺还是主要‘凶手’之一。
最后一场的比赛前最后一分钟,主教练还是把俺放在替补席上,因为场边有被打的球队的兄弟前来探头探脑,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

-----------------------------------------


俺本家后来都一直躲着俺,一直到出国以前的最后一次比赛。
比赛前俺和他聊天,他告诉俺,其实那天他忘了带裁判本,红牌和黄牌都静静地躺在在他的本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