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湖

老鹰号

我平生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湖应该算金陵的玄武湖了,虽比不上杭州西湖的婀娜多姿,随处充满着诗情画意,也不像扬州瘦西湖那样小巧玲珑,迷人景物含着岁月的尘埃。

朱自清曾是这样描述玄武湖的:“。。。水是白的,又有波澜,俨然长江大河的气势,与西湖的静绿不同,最宜于看月,一片空蒙,无边无界。若在微醺之后,迎着小风,似睡非睡地躺在藤椅上,听着船底汩汩的波响与不知何方来的箫声,真会叫你忘却身在哪里 。。。”

据史书记载:玄武湖最早叫桑泊。东汉末年秣陵尉蒋子文死难于中山之阴,葬于湖畔。孙吴时孙权为避祖父孙钟名讳,改称钟山为"蒋山",玄武湖为"蒋陵湖"。刘宋元嘉初年,宋文帝对玄武湖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整治,把挖出来的湖泥堆积在一起,成了露出水面的小岛。其中最大的为"蓬莱","方丈","瀛洲"三岛,合称"三神山",这就是今天玄武湖中梁洲,环洲和樱洲的前身。刘宋元嘉二十三年,湖中出现"黑龙"遂改称玄武湖。“玄武”在我国古代神话中通常是指北方之神,另外三神分别为东方的青龙,西方的白虎和南方的朱雀,它们共称为"四神"。

玄武湖的西南面被城墙围着,东面靠紫金山,北面正对火车站。整个湖面像一个银盘似的镶嵌在绿色的金陵大地上。湖水来自钟山北麓,汇入青溪故道,流至秦淮河。真可谓湖光山色,景致迷人!

童年的岁月依然记忆尤新,我经常和儿时的玩伴从南西角翻过城墙进入玄武湖公园,上城墙到不算难,那墙面年酒失修,不光滑,一般只要利用脚踩住凸凹不平的城砖即可,但是下城墙则要讲究一点技巧,除了双手必须抓牢青藤以避免双脚踏空,两眼还要看好下一个踏点是否牢靠。

一到暑假更是让我们心花怒放,进入公园,就在草坪上飞快地奔跑。午后沉寂的湖水瞬间就被我们打破,一个个就像被热日晒得黝黑发亮的小顽童,入水后犹如一条条泥鳅,尽情地在湖里嬉戏玩耍。湖面上有时飞来一群的灰色野鸭,当我们慢慢游过去想靠近时,它们却‘扑楞’一声张开双翅向着远方飞去,只留下一片失落的羽毛。

到了晚上,则是捉蛐蛐的好时光,一般我们在城墙边捉到的蛐蛐斗起来都是勇猛无比,但至今我不明源由。童年的生活单纯快乐,犹如一支清脆辽远的牧笛。

再大一点,书读的多了一点,反而却罩着一层回忆的薄纱,有点支离破碎,和着迷离恍惚。在暑假期间,有时我会跑到玄武湖,静静地对着湖面,坐在长椅上读书,聆听着无节奏的波涛声,那种波涛拍打岸边的声音,现在我在梦里都能忆起。是记忆的湖水流淌在记忆的岁月里?还是湖面上荡漾着生命的波纹?

到了夜幕,我会和当时的恋人,今日的领导走到玄武湖,湖面在晚上非常平静,风也轻柔的吹。闻到湖水那独特的风味,十分怡人。如果碰上有月亮的日子,河面上便会蒙上一层朦胧的光,感觉那湖水就像是与月光缠绵,水花就会与星光絮语,其声如诗,其景如画,其情如饴,其思悠远。                   我们班大学最后一次聚餐会是在玄武湖饭店举行的,当年离别的酒好像没了酒劲,大伙儿玩命的喝。一哥儿们小C喝到差点要了小命,是咱们七手八脚把他抬回去的。到第二天下午人才清醒过来。

多年后,我和在美的另一位老同学相约回国探亲,我们把在金陵工作的同学召集到一起,又一次选定玄武湖饭店做为我们的聚会地点,那饭店的菜肴倒是一般,主要我们的目的是想重温旧梦。只可惜当年醉酒的小C在外地没能及时赶到,我们想看看他的酒量是否渐长只能等到下次回去了。

回到家乡,还是改不了晨跑的习惯,每天早上必定到玄武湖报到,在里面兜上半圈。我曾在西湖边跑过步,那却是两种不同的感悟。在晨曦中,玄武湖湖面上总是氤氲着一层薄雾,仿佛笼罩了一层薄薄的面纱。在金色的晨光中,湖面上洋溢了一股沁人肺腑的暖意与柔情。在做准备活动的时候我总会深深地吸上一口这饱含了亲情与蜜意的空气,然后沿着杨柳垂丝,浓阴叠翠的小道慢跑,伴着微风吹来植物花草馥郁的气息,那种意境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记忆中故乡的湖是美丽,温柔和清纯的。时隔多年,它仍然流淌在我的心灵里,时常闪现在我的梦幻中,让我感受到淡淡的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