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可鄙

机会园丁

我恨可鄙,恨了四十多年了。

四十多年前一个炎热的夏天,我蹲在人群当中如饥似渴地观摩着棋艺。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了,我便起身上厕所。等我从厕所归来,发现一个人在我原先的位置,和我一样地在蹲着观摩棋艺。我走过去告诉他,这是我的位置,他没理我;我一再告诉他,他还是没理我;我便急了,伸出纤纤细指,轻轻地戳了一下他的太阳穴----说时迟,那时快,嘭地一下,我便飞出一丈开外。泪眼朦胧中,我看到一个黑暗高大的身躯,我看到一双凶恶的眼睛。一个好心人(后来知道他叫金克木),把我拉起来送回家。路上他告诉我说:“那是鲅鱼家的老六,来来;不能惹他。唉,你小小年纪到什么厕所里去上什么厕所啊!人家像你这么大的孩子都穿开裆裤,你即便是穿着连裆裤也用不着到什么厕所里去上什么厕所啊。”

后来我知道了,我们家楼下的金克木家的对面,住着一家姓于的,有八个儿子,横行霸道,人称“八于”,“霸于”,后就演变成“鲅鱼”,“臭鲅鱼”。我从此就恨上了鲅鱼家的来来。

光阴荏苒,日月穿梭,转眼过去十几年(此处略去两千字),中国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我国终于制定出检验真理的标准了! 那年夏末秋初,大家奔走相告:“来来死了, 来来被打死了。”原来来来伙同另一人渣,到工厂去偷锡块(然后卖了换钱以便供他挥霍),就在他们背着锡块满载而归即将得手的时候被我干警发现,于是上演一场黑夜追逐战。按说来来们虽然长得不帅,应该跑得挺快,无奈背着赃袋;眼看要被追上,来来抄起锡块;一个干警的脸砸扁了,另一个干警站起来,端起冲锋枪,把一梭子仇恨的子弹全扫了出去,两个人渣的背上齐整整地中了一排子弹(注1)。

来来虽然已经死了,但他的影响还是深远的,于是我便鄙视名字中带来字的,像什么小英雄雨来,名腿徐永来,帅哥薄熙来什么的。

光阴荏苒,日月穿梭,光阴荏苒,日月穿梭,转眼又过去二十几年(此处略去四千字),世界进入了新阶段:中国男子足球队进入世界杯决赛圈了!有一天我打开电梯,企图看一眼久违的足球,目睹中国足球队怎样为我争光。不经意间,往某一层楼一看,不用韩老师解释,我也明白,“他们打的是篮球”。只见一个矫健的身影上下翻飞,如入无人之境,连连得分;我完全被那个矫健的身影吸引住了,竟然忘了我的宗旨是要看足球。猛然间,一个特写镜头,“就是他!”我刹那间明白了《涉过愤怒的河》里那个不叫真由美的女人为什么会那么声嘶力竭地喊叫了。就是他,我看到了来来----我看到了来来的眼睛。我不知道来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赶紧记下他的号码(注2),到网上一查:

可鄙 。不来恩特,生于 一九七八年八月二十三日。。。。

就是他,来来,他本来皮肤就较黑,78年的夏末被我英勇的广大干警击毙之后,便立即顺便托生到美国黑人家庭;姓名中带来字,号码上显八字,一切都表明:他就是“八于”家的来来。

我痛苦地下了电梯,放弃了看世界杯的企图。

说也奇怪,自从发现了来来在NBA,我就有事没事地看两眼NBA 的新闻,不是看球,就想看看来来怎么了。(注3)

六年前,霹雳一声震天响,来来犯事要过堂。沙龙村熙熙攘攘,叫好的喊冤的此起彼伏。印象最深的是有人说,来来肯定是冤枉的啊,不信你看他那双清澈明亮无辜的眼睛哦。呵呵,“村民都”呢?快来笑一下。

三年前,我突然发现,湖人没了八号。难道来来又死了?不会啊,什么人死了沙龙村都知道,沙龙村是专业讣告栏啊。于是我睁大眼睛,不看号码看人名(注4)。

终于发现了,24号,他就是扒了皮烧成灰也我认得他的骨头。

2乘4等于八,2加4等于六:八于家的老六 。3x, 24,你这也太猖狂了吧!

可人家有猖狂的资本:他知道中国人民发现了他的中国缘,他也知道中国人民买他的中国缘,他更知道他比姚明还要中国,于是他就不顾我的感受了。

一年前,可鄙衣紧还乡了,我知道,他也知道,迎接他的是中国人民的现场欢呼。

就在他被广大干警击毙的三十年后,他登上了中国人民盼望的荣誉的顶峰,接受中国人民的欢呼高潮。

他举起奖杯,轻蔑地笑着,我知道,他是在示威,向曾被他踢到的我,曾被他砸伤的干警,以及曾经击毙过他的干警示威。

我被彻底激怒了。我认为他已经到了顶峰,已经三十岁了,该走下坡路了,于是今年我跳出来向他挑战了。哪知道,男人三十一朵花。

就这样,四十年后,我又被来来踢倒了。

我恨可鄙,希望能再恨他四十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