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小忆 -- 阳光下的伊甸园

湖洲

出国前就知道,欧洲人喜欢追逐阳光,原以为只是北欧人的事。到了小镇,眼见为实,才知道德国人对户外活动的投入,也几经到了狂热的程度。

小镇处于高纬地区,冬夜十分漫长。一过了复活节,日头刚开始长了,人们便活跃了起来,一个个像是刚从冬眠期出来似的,迫不及待的享受阳光。五月初,我还穿着外套呢,就有学生们支起煤气炉,在宿舍前开上烤肉聚会了。男的光着膀子,边喝酒边烤肉。旁边的小女生,居然一套三点式内衣,坐在阳光下阅读,全不顾旁边草地上的积雪还没有化净。奇怪的是,当时我并没有觉得那场景有什么不对头,反倒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到了夏天,随着旅游者的涌入,小镇附近的山区好像沸腾了起来。任何时候走出办公楼,都能看到户外活动者的身影。小镇附近的公路上,常常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摩托骑士,或自行车运动爱好者。傍晚散步,时不时会在林中的池塘边碰到野泳的人们。

进入六月后,北德的日头长得让工作的八小时变得似乎只是副业。加上周末双休,法定假又多,闲下来后找点什么干干,消耗掉一点多余的精力,反倒成了每天要想的事情。

那是七月中的一个周末,老同学阿力跑来,说散步时发现有一个很好的小湖,今年开放游泳了。他约了几个人去游泳,让我一起去。带上吃的喝的,我们就上路了。

小湖静静的躺在森林中,原为饮用水源,禁止游泳,以免污染。湖周围没有沙滩,但林中的草地,一直到了水边。森林与水边之间那3-4米宽的草地,成了晒太阳的好地方。

我们赶到那里时,湖里早就有三三两两的人在游泳。沿着湖边的小径再往前走,阿力突然止步不前了。那边的草地上,有几个男女一丝不挂的在晒太阳。

学德语时,就知道德国很多城市都有FKK(天体文化)区。我们来之前,阿力还专门查了,这里不是那么回事,怎么猛地就撞了进来?几个人都有点犹豫了。我很快的扫了一眼,发现晒太阳的人中还是有穿衣的,知道这不是真的FKK区,这下才放了心。

要说德国人对两性身体暴露的看法,和国人真的相去甚远。我们住的学生宿舍,每人一单间,只带一洗脸池。厨房、厕所、洗澡间是公用区间。洗澡间男女共用,里面有三个淋浴笼头,是半封闭的。和咱们的大澡堂有点相似。洗澡间的门上一般挂了一块牌子,一面写“有人”,一面写“随意”。洗澡时,你要是不在意和人共用澡堂,不锁门也不翻牌就是。你要不知道这点,搞错了,撞进来个异性和你共浴,你还真没话说。

放下心后,几个人又往前走了。到了一块我们觉得适合下水的地方,就扎下了营地。这时,阿力又提出了问题:这里的树林,灌木不多,到什么地方换衣服啊?我们一听都笑了:你没看见那边躺的人吗?亏你德国博士快到手了,怎么就这么没开窍!说笑声中,我们下水了。

下去才知道,山上池塘中的水,彻骨的凉。人在水中,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似乎都收紧了。头部浸下去,头皮上更是针扎一般的感觉。在水温的刺激下,我们都奋力地向湖对岸游去。

游了一段时间,不再冷得发抖了,我开始享受游泳的乐趣。平静的湖面,对岸的森林,和天上的白云,构成了一幅仙境般的油画。置身于画中的我,慢慢地感到丹田中有一团热气升起。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渐渐弥漫到整个的身体。而心灵,则仿佛有了一种升华。

在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愉悦感觉中,我游到了对岸。正打算上岸休息一下时,林中走出的一对男女,让我呆在了水中。

这是一对三十来岁的金发伴侣,男的英俊,女的漂亮。两人一丝不挂,手拉着手,慢慢地向水中走来。和开始看到的那些人不同,他们的身体,除了“健康”二字,我想不出其它的词来形容。阳光从他们身后的林中穿出,洒在草地上。人和环境,极其自然的融合成了一体。

我当时有了一种错觉,以为是无意中闯进了伊甸园。而我身上的那块遮羞布,也成了一种破坏这宁静与协调的多余。我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怯弱和自卑,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后,回头又向对岸游去。

那次以后,每当我看到有关亚当和夏娃的画,就会不自觉地想到那个森林旁的小湖。而整个留德期间,我再没有试图到任何FKK去看看。想法很简单:既然认同了在人和自然之间隔上一层东西的文化,就不要到仅仅是为了猎奇,而到那里去打搅别人的安宁。人与人之间,可以有文化认同的不同,但保持相互基本的尊重,却是维持社会和谐不可或缺的东西。

来美国后,听说科尼岛的居民为了“不教坏孩子”,而迫使政府关闭了沙滩上的天体区,我好生惊讶了一阵。心魔原是心中生。把人体当罪恶的,并不只是我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