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桥牌兄弟 - 杰

goep2003

我是在大学二年级学桥牌的. 起初的时候, 图新鲜, 大伙儿都一涌而上, 玩的人特多. 几个星期之后, 就剩下我们4个铁杆弟兄. 在一起混了几年. 熬了无数的通宵, 相互争吵的脸红脖子粗也是常事. 大大小小的比赛也参加了不少, 成绩却总是不太好.

杰是我们当中最有悟性的. 他很瘦, 一头的略带些卷的黑发, 一副厚厚的深度近视眼镜也遮不住他那智慧的眼光. 杰两腿瘦象麻干, 球类运动一塌糊涂, 可是人确是绝顶的聪明, 也爱玩,. 所以桥牌, 围棋, 麻将对他是简直是????对绿豆. 他是上大学之后才开始学棋的. 我们那时学校夜里11点之后要关灯的. 杰可以在过道的灯下, 自己打谱到2,3点. 就这样, 杰的棋艺突飞猛进, 到了3年级, 已经被选入校队, 并很荣幸地在全国大学生运动会上和他的同乡张璇下了盘棋. 杰也特够哥们. 他不能喝酒, 啤酒也不行. 我和女朋友正式敲定后, 大家在一起吃饭. 杰主动拎着瓶啤酒, 和我一口干了, 成了将我灌醉的元凶之一.

我们四人很长时间一直是混战, 没有固定的搭档, 因为彼此都太熟悉了. 所以, 比赛的时候, 就凭感觉组队. 到了3年级, 我们一直还没有在校级比赛中拿过好名次. 大家都急了. 于是, 杰和我成了固定搭挡. 果然, 在随后不久的双人赛上, 我们就得了亚军. 之后, 我们又和其他系的一对朋友, 勇夺一年一度的复式赛冠军. 随后, 学校举行校队选拔赛. 我们的刚刚取得大赛冠军, 当然是收到邀请. 可是, 我们另外一对患难弟兄不能加入我们队,与共因为他们复式赛没有参加. 我们当时好矛盾: 参加还是不参加? 快到交名单时,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 我们决定杰和我还是和我们的原来的队, 他们也加入数学系的队参赛. 赛前, 我们和数学系夺标呼声最高.

一齐有6个队, 双循环, 每轮64副, 算VP. 然后第一,第二再以64副决胜负. 第二轮的时候, 数学系和我们的哥们相遇我们了. 虽然平时我们四人玩的多了, 可是在比赛中, 尤其是在这有些负担(不仅是校队的荣誉, 而且还有每个月10元的校队补贴)的比赛里, 和自己的铁哥们相斗, 大家都觉的很不自在. 没办法, 我们也得将比赛进行下去.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 杰那天的表现太失水准了. 简单的约定叫都忘记了, 该做成的也宕掉, 别人死宕的牌, 也让别人成了. 结果我们惨败在数学系手下. 从此以后, 我们一蹶不振, 数学系队成了学校代表队. 杰和我虽然没有被选上, 但也为我们哥们高兴.

可是, 当他们每个星期二, 星期五练牌的时候, 我一个人就无事可干, 而且有一种被遗漏的感觉. 因为杰是校围棋队的, 就我啥也没捞着. 后来两个月之后, 因为一人马上要毕业, 桥牌队要再加一人. 论水平和经验, 杰比我强不少. 再加上学校分管桥牌和围棋的老师是同一人, 我想我肯定没戏了. 谁知道, 老师找到我, 通知我下星期去参加练牌. 我当时那个高兴, 就别提了. 直到大约一年之后, 我在比赛中屡屡表现出色, 老师对我说: “好, 杰当时果然没看错你.” 我才恍然大悟是谁将我拉上了船.

多年过去, 我们中的三人还经常联系,尽管他们都在国内不同的城市,而我却流落异国他乡. 我前些年在北京出差的时候, 我们总会找机会在一起聚一聚. 遗憾的 是, 杰, 这么多年了, 大家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

无限的牵挂只能寄托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