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里的N个瞬间 之 五月槐花香

by 童乐 2004-8-8

很多人不喜欢槐树,因为到了夏天,有一种俗称“吊死鬼” 的虫子,会在不经意间,从路边的槐树上,掉进你的脖颈中。

可是我偏偏喜欢槐树--因为我最爱槐花。

槐花是不起眼的,小小的白花。它们一串串的开在一起,在五月的时候,只要一个晚上就开遍在大街小巷,真的称的起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槐花开”呢!那几年,我在中学里住校,每到初夏时节上晚自习的时候,我就会搬了课桌到教室的楼下去看书。我喜欢看书时有微风轻拂的感觉,更喜欢风里那淡淡的,似有若无的槐花香。在那样柔柔的微风里,闻着那样淡淡的花香,我就会醉了。

后来,在一篇周记里我写了让我心醉的槐花,连同写下的还有我当年的少年心事。像许许多多曾经发生过的和将要发生的故事一样,我在第二天就被语文老师叫去了办公室做一番长谈。那时班里的语文课代表是一位平时和我并不太熟的MM,她来取周记的时候,恰巧听到老师最后对我周记勉励的评价。世事难料,不想昔日那一分钟的恰巧,竟致终于有了今天这篇文字。


那天放学之后,除了不多的几个住宿生,班里的同学大都回家了。我也去教室斜对面的宿舍里稍做歇息。不过是几分钟的光景吧,当我一边吃着香蕉,一边从宿舍回到教室的时候,我看到她正站在我桌前捧着我的周记本。少年时的我,实在是太容易怒发冲冠了,还来不及思考,我手中吃了一半的香蕉已经打在了MM的身上。。。接下来,MM气愤的把我的周记本摔在地上,夺门而出,留下了同样气愤的我和身边目瞪口呆的几个同学。

第二天,我犹豫着要不要去道歉。等到了下午,当我还在踌躇不决的时候,MM却先找到了我。她递给了我一个信封,没有说话,就走开了。我打开信封,就看到了她做的一枚槐花书签,那醉人的槐花香气即便是在玻璃纸后,也依然沁人心脾。书签上是MM写的一行字:“给和我一样喜欢槐花的你。”

后来,我和这个MM成了几乎无话不谈的朋友;而那只槐花书签,也一直陪着我走过了大学时光。

光阴如箭,岁月如梭,如今到美国已经N年了,走过看过的城市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算来早过了屈指可数的时节了。只是槐树我再也没有见到过;而槐花的香气也只是在记忆中才会飘到鼻端。

我常常想,如果真的有如果的话,如果真的可以回到从前,那么,让我回到那个飘满槐花香的五月吧;这一次,我一定会停下手中的香蕉皮,不去砍向那个像我一样喜欢槐花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