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水湘江

步步矮


湘江由南而下蜿蜒穿过衡阳古城,将城市一分为二。东面为江东区,西面含
城南和城北两区。江东区集中了铁路分局,冶金部、地质部等中央和地方的
一些大的厂矿企业、医院以及部队单位。语言以颇具特色的衡阳铁路普通话,
又被戏称为塑料普通话为主。

江西的这两区则一口粗鲁难听绝对让外地人“摸风”的土语。比如,第三人称
的他或她都发“鸡”的音。如果说“他(她)来了”,则说成“鸡来了”。如果
两衡阳男人在北京街头与某北京女士接头。一人对另一人说她正走过来了。这
话就变成‘鸡’正走过来了。这会遇到麻烦。特别在改革后的年代,因为‘鸡’
的含意恶毒了一些,有可能招致不明不白的耳光。同样,“他打她,她骂他,
她讲他没道理”这样一句小学生向老师报告的话就会变成“报告老师:鸡打鸡,
鸡骂鸡,鸡光鸡冒道理”。是公鸡还是母鸡,在衡阳土话里是讲不清分不明的。

部分江东区的青少年乃至年轻的成年人因为对岸的土语而颇为鄙视江西的住民,
誓不与其为伍,尽管同属一市。凡谈及对岸住民,必从鼻子里哼哼一声:“他们
是地方上的”。大有划清界线之意。江西两城区市民被鄙视的另一原因是市中、
小学田径运动会上,除高中外,从来都是铁路的或企业的几个子弟中小学出尽风
头。唯一让说土语的江西两区子弟欣慰的是全市最好的两所中学都不在江东。要
想上省重点、市重点还得到土语区来。

说塑料普通话和土语的两岸青少年相互有些看不来,但不影响双方同饮一江水,
同戏一条河。湘江西岸水深。从上游林场顺流而下的木排、竹筏经过湘江大桥就
泊在西岸,那里就是木材的最后集散地而且岸上即闹市区。许多个木排竹筏联靠
在一起向江中心延伸这就成了游泳的好去处。正对木排处的江东岸则为缓缓的沙滩,
水浅。往江中走数十米也淹不了成人的头。

改革开放前,湘江对孩子们来说太重要了。一年中的数个月,特别是暑假尤其与
湘江息息相关。可不是?八十年代之前,若大的六十万人口的衡阳城只有军分区
有一个游泳池。住房条件远不如现在。家家都住统子楼,七八户住家共一条走廊,
走廊里做饭,谁家吃什么,一目了然,谁也瞒不了谁。用公共厕所。便急了,又
遇上客满,就该你倒酶,你就满地挺着肚子用手顶着那要紧的地方去转圈子吧。
沐浴?那词用得不当,因为水不可能来自上方。称洗澡最为准确,一个大木盆,
只能倒进半盆水。一屁股坐进去,水就满盆边了。我自小就鄙视坐洗澡盆。那是
娘们的事。所以,夏天的我是远远要干净于冬天的我。更重要的是,那时没有空调
设备。电风扇都是奢侈品,即使有,吹出来的风也是热风,何止是热风?湖南夏天
的风跟焚尸炉里出来的风一样,两天吹下来,大活人会被吹成为一条干腊肉!所以,
到了夏天,娱戏、洗澡和避署的生理需要都得求助于湘江了。

江东一侧沙滩区游泳者有男有女。为文明区。江西木排区为单一男性区。偶有女性
去排上洗衣者,但肯定是堂客们。对周遭的赤裸、半赤裸异性识为无物。敢去木排
洗涤的堂客们绝非等闲之辈,是不能惹的,骂起你来唯抱头鼠窜。那年头的夏天,
东岸的沙滩区,西岸的木排集结点全是游泳和洗澡的人。从湘江大桥上望下去,河
中万头涌涌,凡星点点,一片气象。江西木排上更风景独特,少年中不穿裤子的居
多,稍老一些的人也不太在乎裤子。国外裸体泳场搞得神神秘秘的,殊不知这早就是
中国的、至少是衡阳的专利了。在西岸河边走路和乘交通工具的人们尽可一网收尽这
奇景妙色。当然,这些裸体、半裸体全是清一色男性。

除了涨大水的五、六月,湘江清澈见底。像墨西哥湾的海水,湘江的水是温暖柔和的。
夏天泡在水里即使从上午持续到晚上,不会有凉意。一般来说,上午拼命赶作业,下
午两点左右下河,正是太阳最毒的时候。我们以谁黑谁最棒。晚饭前归家。然后再随
父亲或兄长下河。如前所述,没有选择,男人在那个时代唯有去河里洗澡。而且,那
是最好的解热方法。所以,一天里,我们有两次泡在湘江里的机会。当然这不是死规矩,
取决于各家的具体情况。另外,若有机会,我们上午就会下水。

从小学到中学,无不三令五声严禁私自下河游泳。一旦被校方逮住,必严惩。但到了暑
假,学校的条规便随风飘去。天高皇帝远,管不着了。所以,小学一年级就私下湘江。
先是和小伙伴在江边浅水处泡水游戏混日子,会得狗刨后就敢去木排上靠近江中心那侧
去玩水。玩得最多的是水中的官兵抓强盗。现在想起来最危险的是在那木排底下玩游戏。

玩过水中追逐战的人都知道,摆脱被抓住的好办法是潜水。在“官兵” 离”强盗”还有
一段距离之时强盗应及时潜入水中,然后在水中改变方向逃逸。而最好的手段是潜入漆
黑的木排底下,然后从不远的亮光处浮出水面(木排与木排之间总是有空隙的)。这一招
非常有挑战性。胆小的人是绝对做不了的。谁敢这么做,则是一了不起的荣要。做第一
次时很害怕,做得多了,就无所谓了。就象第一次开高速,全身每一处任何地方都是绷紧
的,神情如惊弓之鸟。开得多了,再文弱的女子在洛杉矶也能单手操作运用自如,一口气
连过五条道而面不改色心不跳。尽管如此,隔五叉十,总有倒酶的儿童少年溺死于木排之
下。父母亲哭得呼天喊地。尸体往往数天后才会漂出木排外。看守木排的工人将其拖拉到
排上。这种令人毛骨耸然的警示对我们的影响也就几分钟而已。一跃入水中就什么都忘了。
香港回归时形容为“马照跑,舞照跳”,我们则“水照游,排照潜”。一天天过去,直
到暑假结束。还好,发生在水中的伤亡情况比美军在伊拉克的强,具有季节性特点。

游泳湘江时,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是当有轮船通过时,追逐那令人陶醉的波浪。身体在
波浪中上下起伏,浪越大越过瘾,那个味道令人回味。当然,长大见到世面后才知与海
浪比起来,湘江中的浪如同洗澡盆内的玩物;其二则是扒船。扒上那逆流而行的运输船只,
待一定距离后再顺水漂下回到木排处。漂浮在水中享受那自然力的恩赐,轻轻动动手脚,
千重山已过。恰意;最激动人心的事情是抢劫水果运输船。海里有海盗,江里有江盗。一
旦发现有载有西瓜、香瓜或菜瓜的舢板过来,则像非洲草原上的鬣狗,不需吹军号,相互
不认识的少年们从空气中嗅到猎物的气味后,有序地加入到掠夺队伍之中。

这种时候,船头船尾必有一人手持棍棒或撑船用的竹篙等候着这群狗崽。鬣狗崽子们多
半情况下处於静默状态,以圆形向来船靠拢。掠夺战术主要是二战时期德国海军元帅
邓立茨用于潜艇的狼群攻击法。十余只狼狗崽同时从各点进攻,让船上的人顾了船头顾
不了尾,得手后,熟人中才能分享,所以工作时必须努力,抢到手了才是硬道理。这时
才会有人向你套近乎。一场行动往往是这样开始。当鬣狗崽子们接近到一定距离时,船上
的人开始破口大骂,骂的话多半与妈妈有关,另一半则多为威胁语,与生死有关。然后
随着围捕行动的开始,变为大骂,夹杂着被竹竿击中的鬣狗崽子的哀嚎。随着船脱离了
危险区,战斗结束,叫骂声停止,一切恢复正常。实际上,船夫们对这些江盗还是手下
留情的,一竿子扑下去,十分的劲只用了三分。都是些少年饿鬼,打重了淹死于水中如
何了得?

鬣狗崽子们也有过分的时候。将整船弄翻而“击沉”的事有时会发生。有一天,一群
“江盗”将一运送菜瓜的小船弄翻,菜瓜在水面上漂浮。水上派出所被惊动,速赶至
现场。肇事者一个没抓住,倒是抓住几个无辜少年,我胞弟不幸被捕,只因其伙伴之一
新刮了个光头。抓入派出所,让我老弟这干人饱受优待,包括用手枪柄痛击腰部。打人
的警察来自农村的转业军人,对损害农民的勾当自然严厉打击。在他们看来,瓜比人重
要。父母亲将老弟从派出所领回家,不由分说,又是一顿暴打。可怜的老弟数十年后还
忘不了这顿无头冤案,前几天还恨恨地说要报仇。上哪去报仇?认了吧。谁让他的小伙
伴剃个光头呢?而且,早不剃晚不剃,偏偏要那天剔。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他们这是:近光头者贼,近年少者盗。警察心中自有分寸。

湘江中游泳、洗澡也有不如意的时候。其一,当你正迎着逆流奋力向前拼搏,特别是
半张着嘴在水里换气之时,突然之间你闻到一股恶臭,猛然抬头,发现一香蕉状物体
正几乎与你嘴相撞。赶紧奋力躲避。原来有人正蹲在木排边排污物。有胆量的人于是
破口大骂。若被骂者还口,或互不买帐,一场好戏就会开场。两人在木排上对峙片刻,
口水战完后,若还不解恨,于是你能听见拳头直接敲打在驱干上的声音。青年人干完
架后一般无多少言语,各自走开。年少的却不同,输方必然大哭痛哭加乱七八糟地毒
骂。我目睹过几次精彩的表演,其中最棒的一次的主角是我同学的哥哥,一身铁疙瘩
似的肌肉,高大勇猛,将那排毒的家伙揍得鼻青眼肿。那家伙的一班哥们都是街贼扒
手,全给镇住了。

其二,有时放在木排上的衣裤会被顺手牵羊。去湘江游泳我从来就只带一条短裤,光
着膀子去。一般情况下不裸泳,万一裤子被盗,则还有后备。年龄越小者不带换洗裤
的多,光屁股下水的多。一旦裤子被盗,只能猫在排上等援助。实在不行,待天色黑了
,双手悟住私处回家。这种人多为没长全的青蛙。回到家少不了一顿暴打伺候。

如今的湘江之滨据说已修起了临江花园,树木悠葱,亭台楼阁。夏天的湘江却没有了往
日的喧哗。家庭浴室的四季热水,空调的舒适使湘江不再是男人们的天然澡堂。那四处
的健身房,歌舞厅让人们有了更多的去处。不知是否还有人去湘江里戏水。只要有机会,
我一定要再次去体验那少年时的湘江之乐。湘江带给我强壮的体魄,不屈的斗志,机警,
临危不乱的心理素质。想想看,在独自游过湘江的半途中小腿突然抽筋;在漆黑的木排
下潜行,由於错误估计到出口的距离而被憋得发慌时。这样的危急情况下倘能自救的话,
一生受益。

最后,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随着国营企业的被兼并、倒闭,部分江东住民不再蔑视江
西住民,中央的职工倒不如地方的了。没变的还是那塑料普通话和衡阳土语,“鸡打鸡,
鸡骂鸡,鸡鸡冒道理,鸡鸡鸡鸡鸡。。。” 扯不明白的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