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天下父母心

baozi

包子考上大学的时候,还不到十七。再加上爹妈的娇生惯养,实在是个不谙世事的傻姑娘。还记得我上大学的前一天,妈妈在泪眼婆娑中,语重心长地交代:包子啊,你这么傻,大学里千万不要谈恋爱,否则会被骗的!我那时傻是傻,可还有点逻辑。我不禁在心里暗想:本人一无财二无色,有啥可被骗的?可看老妈悲痛万分的样子,我也莫名地伤感起来,赶紧答应着:不谈,坚决不谈!

转眼大学生涯就匆匆溜走,那些年包子秉承老妈的教训,坚决没谈(其实关键是没人追,倒追又太没面子,呵呵),等到老妈猛地意识到包子已经二十几了,还是孤身一人,不禁慌了手脚。后来包子上了研,每逢周末和家里打电话,老妈总是急吼吼地说:你也不小了,该找了,要真有喜欢的,跟着人家去了外地,我们也认了!一副推销即将过期产品的样子。

就在老妈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俺的婚姻大事居然出现了一线,不,是多线曙光,有段时间,看上我的人还挺不少呢!怎么,你们不信,那就请听我细细道来。

A是我的中学同学,当然,我在中学里从没和男生说过话,和A也无例外。后来我们到相邻的城市上大学,交往就多了起来。A是个实在的男孩子,对人真诚,讲义气,对男生女生来说,都是很好的朋友,当然,我们之间也仅是单纯的友谊。那时每逢寒暑假,我们常会去彼此家里串门,A的父母是我老爸的朋友,我去他家自然比较随便。记得有次我一个人去A家,A的爹妈无比热情,连A家80岁的老奶奶都不甘寂寞,出来全程陪座。在我和A亲切会谈期间,他父母更是给我递了N次茶水,零食(N大于10噢),我当时就隐隐脚得不安,坐了没多久,赶快找个借口准备开溜。结果我刚一起身,A的强人妈妈立刻对着A 喊:AA啊,你不是有双鞋要送给包子吗?我大骇,偷偷瞄了一眼A,可怕啊!看A当时生气的样子,如果那个越带庖的人不是他老妈,恐怕他都要捅刀子了!!!我赶紧说:谢谢阿姨,不过那个号码不对,我穿不了!然后我就仓惶逃窜,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去A家。更猛的是,A爸A妈还不死心,隔天居然请人来我家说媒!俺老爸说:A和包子是多年同学加朋友,两人要是有缘,早就成了,哪用得着我们操心?后来老妈老是拿这个嘲笑我,当然也想知道我和A到底有没有猫腻。我坚决否认,老妈也就不再作此想。所幸我和A的友谊并没有受到这次恐怖事件的影响,如今他也已成家立业,有了个漂亮的儿子。

B也是我的中学同学,写一手好字,一手好文章,打一手好球,再加上家境富裕,登时成了不少女孩的梦中情人。不过象B这种风流浪漫的人,包子只敢远观,打死也不敢去凑近乎;B更是不可能看上象包子这种资色平庸,不解风情的人。不过,我们的关系倒还不错。让我万没想到的是:某天B爸B妈居然也托人来做媒,还问了很多诸如我会不会做饭之类的细节问题,想是要找个孝顺媳妇,和他们还有他们的宝贝儿子去共享那栋三层洋楼。我爹妈一听那口气,心里就很不爽,不过还是来问我的意见。我说你们放心吧,我们两个,谁也看不上谁的!

C曾是我爸的学生,比我高了三级,后来随父母移民香港,听说发展不错。据我老爸老妈说,C是个超级无敌大帅哥,而且为人老实,有情有义。我对C的外貌,完全没有印象,但对他的有情有义,倒是有些体会。因为若干年前,C从香港回我们小城探亲的时候,还特意回来看了我爸爸,并赠送新德成家乡鸡蛋卷一盒。爸爸这种当老师的人,自然很在乎毕业后的学生还来看他的情意;我呢,则彻底地成了那盒鸡蛋卷的俘虏,要知道,那可是包子这辈子吃过的最香的蛋卷!据说C虽然是个钻石王老五,可生性羞涩,所以一直未婚,这可把C的父母急坏了。正好C有个八婆亲戚是我老妈的好朋友,就瞒着我妈把我的照片寄给香港的C妈,顺带着把我的硬件软件连吹带夸的讲了一遍。不料C妈盼媳心切,居然认为我和她儿子很有夫妻相,于是就央那个八婆亲戚过来说亲,让我和C创造机会接触一哈。我妈可能被C的英俊面孔和香港身份电了一下,让我考虑考虑。我这回可不傻,告诉老妈:天南地北的,谈啥呀?再说我对他的唯一印象就是那盒蛋卷,你总不会让我为了那盒蛋卷就牺牲我崇高的初恋吧?更重要的是,这都是你们这些当妈的瞎起劲,人家C才不会那么花痴呢!我老妈立刻清醒过来,再也没说什么,不过说不定心里有点小小的不舍,哈哈。

D也是我爸的学生,也比我高三级,晕!D爸D妈和我老爸老妈是老乡,所以一向关系很铁。D大学毕业后,由他老爸一手操办,分到我们那里一个很好的单位,所以D妈就开始考虑他的婚姻大事。某年某月的某一天,D妈专程来我家,请我妈妈帮D介绍对象。我妈不知有诈,认真地问D妈,你想找什么条件的?D妈说:最好比我儿子低两三级,身高160-165,最好是老乡,学XX专业。。。。。我妈被吓了一跳:那些条件,不都是为自己女儿量身定造的吗?老妈只好假装听不懂,告诉D妈:我啥时候问问包老师,他当老师的,知道的人多。后来我老妈又来征求我意见,当然又被我以同C的理由拒绝了。多年以后,D和我都已各自成家,D妈也对我妈敞开心屝:其实当年我是很中意你们家包子的,可惜包子条件太好,我们D高攀不上。我听了老妈的话,当场绝倒:我其实就是个普通人,唯一的亮点就是读了个博士。大家都知道,现在满大街都是博士,那张文凭根本值不了钱。不过当年小城的女博士还不多,未曾想那个博士帽,居然成了包子头上的一顶光环,把D妈这个心比天高的官太太,都给镇住了,哈哈。

E和我上同一所中学,但比我晚两届,后来他考上了我所在的大学,而且我们在同一个系,所以他算是我的学弟。E高中毕业的时候,他父母辗转打听到我这个学姐,赶快正儿八经地来我家拜访,拜托我在遥远的异乡多照顾照顾他们的宝贝儿子。我自然一口答应,虽然心里并不怎么明白该怎么照顾。后来我和E一起去上学,接触下来,觉得E真是个不错的小伙,人聪明实在,跟我还挺投缘。其实E在大学里如鱼得水,过得挺滋润,好象没什么好照顾的,不过想到他爹妈的嘱托,我还是时不时去看看他,他也常带他们宿舍的人到我们宿舍玩。E的父母是生意人,常到我们大学所在的城市办事,当然每次都要带E出去好吃好喝的。比较好玩的是,他们每次胡吃海喝,都要喊上我,说是要感谢我。我是自觉无功,非常不愿受禄,可每次总架不住E妈的生拉活拽,只好厚着脸皮去骗吃骗喝。后来有一天,E笑眯眯地问我:你觉得我父母对你怎样?我答:很好啊!结果E说:他们跟我说了好几次了,让我来追你!我狂笑,因为玩姐弟恋,我这辈子想都没想过!更让我意外的是:E的父母是极其淳朴的农村人(绝无贬低农村人的意思),没想到他们的观念比我还新潮!E看我笑得直不起腰,赶紧跟我说:我就是当个笑话说给你听,你不会生我爹妈的气吧?我说那哪能呢?有人看得上我,我高兴都来不及呢!

那段时间,本包子不知不觉中成了中老年男女杀手,心里不禁很是得意。不过得意之余,我还是心虚,也不知人家看上我什么。老妈以她几十年的人生经验帮我分析,结论是我嘴巴甜。老妈问我:你是不是见了同学爹妈,就阿姨长叔叔短的?我说是啊,这不是你从小教的吗?老妈得意洋洋地说:那是,我教得多好!我立刻打击老妈:那为什么人家儿子没一个看得上我的?老妈撇撇嘴:那是因为你不漂亮!我那个郁闷啊。。。。。。

所幸上研后不久,我碰上了后来的LD。他可是第一个对我有兴趣,且年龄在20-30岁之间的男生。我明白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也没敢端什么架子,赶快就把自己给嫁了,总算了了老妈的一桩心事。只是后来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还是时不时要笑出声来,同时也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