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俺老安的篮球之路(4)

看完姚明比赛后的下一个星期六,俺妈对俺说:“老安,换上球鞋,跟俺打篮球去。”

俺爹正在网上下围棋,眼睛盯着屏幕,漫不经心地问:“准备开练了?” 俺妈一面 使劲地给篮球打气,一面咬牙切齿的答道:“是,时机已经成熟,老安该走第三步, 开始实战练习了。”

俺穿好鞋,抱着篮球跟着俺妈向小学走去,小学在山顶,那里有两个篮球场。小学 离俺家不远,走路几分钟就到。

到了球场,俺妈说:"老安,你第一个要学的是运球。"俺开始拍球,不知为什么,篮 球一离开俺的手就开溜,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指东打西,就是不往前走。俺妈在 一旁叫唤:“老安,腰不要弓得像虾米,背直起来!”俺将背直起来,球就跑了, 俺一急,抱起球就走。俺妈喊:“老安,不能抱球走,那是走步犯规。”俺放下球 再拍,俺妈又喊:“拿起球后,不能再拍,那是两次运球犯规。”俺心里恼火,骂 着NBA那个叫“死墩”的头儿:不知道俺老安是第一次打球呀,订这么多犯规干吗?!.

俺练了一阵运球后,俺妈说:“老安,现在练接球。"她一边将球传给俺,一边说: "接球时手要迎上去,接到球后 顺着球走的方向收回来。 ”俺妈给俺传的球虽然很 轻,但对俺来说就像飞来的炸弹,俺惹不起,却躲得起,赶快侧身埋伏,结果球飞 过俺的脑袋,在俺身后着陆。

第一天练球,俺是东倒西歪、连滚带爬、屁滚尿流。

但与投球比起来,运球、接球又算是容易的了。刚开始打球的那些天,不管俺怎么 努力,投球是一个不进。而不进球的原因,是俺往上扔的球,总是够不着篮框。俺 妈说:“老安,屁股往下蹲一些,双手拿球,投球时使劲往上跳起。。。”俺使劲 跳,可球离篮框还有好几尺。

几天下来,俺往上扔的球离篮框还是有好几尺,最后俺妈捏了捏俺细细的手臂,叹 口气说:“老安,你太没力气了,应该做体能锻炼。”

於是,俺开始了体能锻炼。俺的体能锻炼包括两项:游泳和俯卧撑。游泳一个星期 三次,每次一个小时。教俺游泳的小伙子叫杰克森,是健身房里游泳馆的的救生员。 杰克森很厉害,一小时让俺不停地游,每次游完俺都是很累。俯卧撑是俺爹当教练, 俺妈也不会做俯卧撑,所以也跟俺一起练。俺爹说“老安,屁股不要翘着。”俺就 降低屁股,俺爹又喊:“老安,腰不要坠着。”俺就抬高腰。然而降低屁股、抬高 腰后,俺的手臂就撑不动,一松劲,俺就趴在地毯上了。

俺爹跟俺说:“老安,如果这个暑假你练得一口气能做十五个俯卧撑,俺就给你买 一个遥控模型飞机作为奖励。”俺听了精神大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因为有模 型飞机引路,俺练得就格外卖力,暑假快结束时,俺大功告成:一口气能做十五个 标准的俯卧撑。每次俺做完十五个俯卧撑后再看俺妈:她腰坠着,手臂颤着,仍然 是一个都做不起来。俺叹了一口气:觉得俺妈是彻底没救了。

在练游泳、做俯卧撑的同时,俺的篮球技术也逐渐进步。夏天天黑得晚,吃完晚饭 后,俺全家常常一起去打篮球。我们一般是分两队比赛,俺跟俺爹一队,俺妈跟俺 姐一队。每次比赛,俺们男队都输。而俺们输球的主要原因,是俺妈篮球打得比俺 爹好,虽然她抢球抢不过俺爹,投球却比俺爹准。俺们比赛中场休息时,俺爹俺妈 常比赛远投,说是谁赢了谁就一个星期不干家务活,俺妈常赢。可俺妈虽然赢了, 家务活还是照样干。俺妈家务活干多了就叹气,听到她叹气俺爹就说:"你辛苦了、 辛苦了。"俺妈就回答:"唉,俺命苦、命苦。"

俺妈打篮球比俺爹强,俺姐打得比俺也强得多。在俺家,俺最服的是俺姐。平时俺 敢跟俺爹俺妈闹,却对俺姐唯命是从、拍马讨好。每次俺姐被俺爹俺妈批评时,俺 都要不分青红皂白地跳出来护着俺姐。可令俺寒心的是:俺的忠诚在俺姐那里很少 得到回报:每当俺犯了错被批评时,俺姐却在一旁添油加醋,她还常常向俺爹俺妈 打俺的小报告。俺知道俺姐看不上俺,老嫌俺在外面丢她的人。

篮球场上,俺也得不到俺姐的尊重。虽然俺姐只比俺大两岁,打篮球却得到了俺妈 的真传:运球、接球、三步上篮都玩得比俺溜得多。打球时俺防她自然是防不住的, 所以每次打比赛,俺就躲她远远的。俺爹冲俺喊:“老安,上去抢你姐手里的球。” 俺充耳不闻,毅然不动。“他强由他强, 俺自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 俺自明 月照大江。让俺去碰硬的,门都没有!”俺常这样教导自己。

俺村风景很美,夏天更是风和日丽。打完球后,俺们常站在山顶看落日:一道残阳 铺水中,山下的湖面一半瑟瑟一半红,山下的城市沉浸在金黄色的夕阳,如梦如幻。 俺妈看着看着就感叹:“真美呀!”俺问俺妈:“为什么俺家不买个能看风景的房 子?”俺妈叹口气说:“俺们是贫下中农,买不起这样的房子。”然后就用期待地 眼光看着俺。

俺知道俺妈又在想将来俺去NBA打球后,给她买一个有风景的房子,我赶快将头转过 去,不接她这个岔。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个花红草绿、夕阳无限好的傍晚,俺往上扔的球终於到达了 篮框---俺投进了有生以来到第一个球。几个月的努力终於有了结果,俺看着从篮框 里滚下来的球,激动得无法自制。

为了表示庆祝,俺妈带着俺和俺姐去吃冰激凌。俺吃着冰激凌,想着几个月来练球 的艰难困苦,禁不住老泪横流,心里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

自从那零的突破后,俺信心大涨。虽然无人防守时俺投球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一, 可俺还是觉得自己已经是个篮球健将,走路也趾高气昂多了。那天,俺家人又打比 赛时,俺们男队一直落后,俺是一个球都进不去。心里一烦,俺将球一摔,准备去 玩单杠。俺妈在后面喊俺,要俺打完比赛再走,俺坚决不理。俺妈在俺身后一声怒 吼:“你给俺站住!”俺吓得一抖索,赶快停住了脚。俺妈走到俺身边,满脸严肃 地伸出了手,俺不由地往后退了一步,同时用两手紧紧地护着屁股。可俺妈抬起来 的手没有落到俺的屁股上,她用力地拍了拍俺的肩膀,大声地说“好小子,没当大 腕就耍大腕的派头。有志气!"停了一下她又说:"像你这样,将来想不当大球星都 难!”

俺不太明白俺妈说的"大腕"是什么意思,心里沉浸在没被打屁股的喜悦里。

俺妈语重心长地接着跟我说:"老安,你现在打球有很大的进步,但不能骄傲。你知 道吗?要想成为姚明第二,你还要走很长、很长的路。"

听着俺妈的话,俺郑重地、使劲地、不断地点着头。

其实,俺妈不说俺也知道:俺老安的篮球之路确实是还很长、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