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俺老安的篮球之路(3)

NBA赛季打到一半,俺妈对俺说:“老安呀,培养你当姚明第二的计划,我们可以走第二步了。”

“真的?”没想到,万里长征这么快就拿下了三分之一,俺惊喜地问:“这第二步是什么?”俺妈翻着她的计划书看了一下答道:“第二步,就是现场观摩。”俺又问:“什么叫现场观摩?”俺妈答:“现场观摩也就是去比赛场,看姚明是怎么打球的。”

几天后俺妈回到家,从口袋里掏出了四张球票,宣布三星期后俺们全家去看火箭队与俺村球队的比赛。俺爹拿起票一看,位子在前排,就问俺妈:“你怎么舍得买这么贵的票?”。俺妈说:“舍不得孩子打不到狼,俺们坐在前面,老安看姚明的动作就看得清楚,这样他学到的东西就多。”

后来俺才明白:这世界上没有不要钱的中午饭。俺妈买完票后就发现口袋里钱紧,跟俺们说:“份外的损失份内补,以后一段时间内,俺们全家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以后的几个星期就甭提了,俺妈为了省钱,顿顿让俺们喝稀饭吃咸菜,十几天下来,俺全家面黄饥瘦,走路脚直打颤,最后俺和俺姐差点要像陈胜、吴广那样揭竿而起。

俺听说能去看姚明比赛,很激动,马上问:“看球时,俺们能像别人那样吃热狗,喝可乐吗?”俺曾经在电视上见过那些看现场比赛的人,他们挺着啤酒肚,一手拿着热狗,一手举着大杯的可乐,边吃边喝边喊着“加油加油” ,好不威风。

平时俺爹俺妈总说美国的热狗、汉堡、可乐等东西是不健康食品,总不让俺们多吃。但这次俺爹俺妈挺开通,爽快地答道:“行,看球赛时,你们可以吃热狗、喝可乐。”

不知是因为能吃热狗,还是因为能看姚明比赛,俺很激动,每天扳着手指算看球的日子。也许是因为太激动的缘故,在看球赛的前一天,俺一失控,夜里在床上画了一张不大不小的地图。

虽然俺用被子捂着,俺妈还是发现俺尿了炕。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给俺换上了干净床单。有时俺睡前喝水太多,或玩得太高兴了,夜里就会失控。每次尿炕,俺都很羞愧,但俺爹俺妈从来不批评俺。一次俺尿炕后,情绪低落,俺爹悄悄地跟俺说:他跟俺差不多大时,有时玩疯了也会像俺那样尿炕。俺听后心里好受了许多,拍拍俺爹的肩膀,觉得跟他多了许多共同语言。

看比赛那天一进球场,俺爹就领着俺和俺姐去买了热狗和可乐。找到位子后一看,双方队员正在球场上做热身、练投球。俺喝了几大口可乐,就跟着俺爹去给姚明照相。球场的工作人员很友好,听说我们要照相,就放我们到了包厢区。俺从来没有这么近看过姚明,姚明真高呀,小麦站在他身边就像是从小人国来的。俺平时就很喜欢小麦,他投球时身子向后微仰,动作真叫一个帅。

俺给姚明和小麦照了好几张相,但由于俺的照相水平实在不高,相片上的人都成了双影,姚明的单眼皮也给俺照成了双眼皮。

俺是第一次看现场篮球赛,一开始觉得很新鲜,姚明每进一个球,俺都要欢呼、为他加油。可看了一会儿,俺就觉得没劲了,于是想办法出去散心。整个比赛,俺爹跟着俺出去了四次:其中两次是因为俺可乐喝多了,内急、要上厕所。一次是半场后俺看到前面有个小朋友在吃冰激凌,也闹着要吃,俺爹带着俺去给俺和俺姐各买了一支。买冰激凌的队好长,因为排队,俺和俺爹基本上没看成比赛的第三节。最后一次是俺觉得无聊,独自溜出去透透气,俺爹出来找俺。

最后俺爹终于急了,大声地威胁俺:“老安,你再折腾,看我回去怎么惩罚你!”

俺爹平时跟俺们嘻皮笑脸的,但他发起火来俺还是挺怕的。所以听他这么一喊,俺乖乖地回位子上坐好看球。说实话,那场球姚明表现一般,只得了十几分,比沙龙里竟猜的平均值要低不少。但他打球很卖力:都累得喘不过气来了,还在拼命地跑。看他打球,俺才知道NBA这碗饭真不好吃:人累不说,还要被撞、被打。比赛到第四节时,俺就看到姚明被俺村队里的一个大壮汉子撞得捂着胸,半天没直起腰来。 想到将来如果俺当上了姚明第二,也要这样被人撞被人打,俺心里开始打鼓。

看完球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回家的路上,车里的气氛比较沉闷:俺爹不太高兴,因为被俺搞得没看好球;俺妈不太高兴,因为俺村的球队输了;俺姐不太高兴,因为看球时她的冰激凌吃到一半掉到了地上。俺一看形势不对,知趣地闭着嘴,不多说一句话,省得引火烧身。

过了一会儿,俺妈缓过了劲,开口跟俺说:“老安,喜欢看球吗?将来想不想去NBA打球?”俺犹豫了一下,答道:“俺。。俺怕被别人打。”平时俺就老被别的小朋友打,挨揍的滋味很不好受。 听俺怎么一说,俺妈拉起了长腔:“老安呀,不吃苦中苦,怎为人上人?!。你看姚明打球多玩命,你要好好向他学习。。。。。”

得,又来了,俺叹了一口气,身子往后一靠,闭上了眼睛。俺妈最喜欢跟俺讲大道理了,听多了,俺是不耐其烦。后来俺发现:俺妈的大道理是最好的催眠剂:俺平时不爱睡觉,但每次俺妈开讲大道理后,俺闭上眼睛,很快就能入睡。

这次也不例外,在俺妈的“要有毅力”、“有恒心”、“要吃苦耐劳”等等的唠叨声中,俺歪在车椅子上,很快地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