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俺老安的篮球之路(1)

俺到现在都没搞清为什么大家都叫俺“老安”。

据说这个名字是俺三岁时俺的姨夫先叫起来的,后来大家也就跟着这么叫。其实俺并不老,也不姓安。但听多了,俺就习惯了,并且慢慢地也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名。

俺爹妈说俺从小就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不求上进。俺觉得他们是言过其实,俺只不过是比较喜欢悠闲自得的生活而已。俺从来都不愿意干自己不喜欢干的事,所以俺妈要俺读书,俺说:No,俺爹让俺做算术题,俺也说:No。在读书学习这个问题上,俺有自己的观点和原则。每当俺爹妈告诉俺读书有多么重要时,俺心里就冷笑:给俺一断裂吧!读书有什么用?如今这个社会,金钱第一,那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说法早就见鬼去了。你们气喘吁吁地读了这些年的书,到头来还不是替别人打工,借了一屁股的债,整天吃了上顿愁下顿,走路弓着腰,一付未老先衰的样子。 当然,这些话俺只是在心里想着,嘴里却不说出来。俺知道,俺爹俺妈听了这些话,心灵就会受到很大的创伤,而爹妈不高兴,俺的日子也不好过。古人说:万事和为贵。在这一点上,俺还是蛮有涵养的。

俺不喜欢读书看报,不喜欢做算术题,只是将手插在裤兜里满屋子地转悠。时间一长,俺就觉得无所事事,精神空虚。每当心灵空虚时,俺就会跟俺爹俺妈感叹:“生活真无聊,真无聊呀。” 可谁知道,因为这“真无聊” 喊多了,俺竟被俺妈糊里糊涂地推上了篮球之路。

那天俺爹妈在电视前看NBA火箭队的比赛,那场球姚明发挥得好,连连进球得分,俺爹妈看得很高兴。而俺没事干,就粘在俺妈身边喊”真无聊“。喊了好几遍,俺妈听着心里就有些烦,于是转过头来瞪着俺,看着看着俺妈的眼光就定住在俺身上再也不动了。 看着俺妈的样子,俺心里就发虚,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平时俺犯了错误,俺妈就用这种眼神看俺,接下来的就是一阵批评教育。俺最怕的就是挨批评受教育,所以俺也顾不上说” 真无聊了“,又向后退了一步,准备夺路而逃。 奇怪的是这次俺妈没有批评俺,而是跳起来奔向车库,拿来了一把尺子,然后将俺拉到她身边,让俺伸出手臂,站直,用尺子将俺上下左右量了好几遍。量完后激动地跟俺爹说:”孩子他爹,你看老安腿长、手长、骨头尖、脑袋尖,长大肯定是高个子,我们好好培养他打篮球,没准他将来是另一个姚明。“ 听了俺妈这话,俺爹将眼光从电视上转到俺身上,上下地看了俺几眼后,不以为然地说:“老安瘦如竹竿,打篮球哪会有戏?“

听俺爹这么一说,俺不由地向上提了一下裤子。俺确实是瘦,瘦得屁股上没肉,裤子穿在身上俺总觉得要往下掉。俺怕裤子真掉下来影响俺的形象,所以总是不时地将裤子往上提一提。

俺妈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胸有成竹地对俺爹说,“瘦,问题不大,美国什么都缺,但就是不缺胖子。到时候让老安连着几个月吃汉堡和热狗,每天灌几瓶可乐,保管他像被鼓风机吹起来那样地发胖。”

那天晚饭桌上,俺妈喋喋不休地讲着她的要将俺培养成第二个姚明、进NBA打球的计划。她还说:将来俺成了NBA明星,她也像姚明的妈妈那样开一个餐馆,取名为安之馆。她眼睛里冒着绿光说:“姚餐馆现在六只馄炖卖六美刀,等到老安去NBA打球时,加上通货膨胀,六只馄炖就能卖八美刀。。。。。”俺妈越说越激动,竟忘了督促俺多吃蔬菜,俺乘她不注意时,顺手将俺碗里的几根四季豆扒拉了出去,藏到了餐巾纸下。

俺爸听着俺妈的宏伟计划,脸上似笑非笑,既不说支持,也不说反对。俺知道,俺爸之所以对俺妈的计划反应不强烈,是因为俺妈发这样的烧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记得俺姐小的时候,俺妈看网球赛看得入迷,于是雄心勃勃地订计划,想培养俺姐当网球明星。俺姐三岁不到,俺妈就往她手里塞了个苍蝇拍,让她练手劲,为将来打网球奠下基础。俺姐挥舞了两年的苍蝇拍后,打苍蝇基本上做到了稳、准、狠,但对网球却没表现出一点兴趣。到了后来,俺姐将苍蝇一扔,索性连苍蝇也不愿意打了。俺妈的培养俺姐当网球明星的计划因此也彻底破产。现在俺姐练过的苍蝇拍在墙角里躺着,上面结了厚厚的蜘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