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该负责任?


这副牌出现在BBO的一次双人赛上。西家和北家的持牌如下:

...........北
...........S:A875
...........H:T
...........D:JT
...........C:976543

西
S:KJT63
H:84
D:Q92
C:T82


叫牌过程是:西家发牌;在西家和北家都不叫后,东家开叫1D(SAYC/二盖一体系),南家争叫4H,成为庄家。

西家首攻D2,东家出DA,南家跟D3。
第二轮东家拔CQ,南家出CJ,西家跟C2。
第三轮东家出小将牌,庄家用明手的将牌10吃进。
第四轮从明手出C小,东家出CK,暗手将吃。
第五轮至第九轮,庄家连吊五轮将牌,西家先后垫了S3、S6、C10、S10,明手垫了三张C和两张S,东家跟出一张将牌后垫了D4、D5、D6、D7。
第十轮,庄家又吊将牌,呈如下局势:

...........北
...........S:A8
...........H:
...........D:J
...........C:9

西
S:KJ
H:
D:Q9
C:

请读者不妨思考一下,西家该垫哪个花色?

不着急,慢慢想。

不着急,慢慢想。

不着急,慢慢想。

不着急,慢慢想。

不着急,慢慢想。

不着急,慢慢想。

不着急,慢慢想。

不着急,慢慢想。

不着急,慢慢想。

不着急,慢慢想。

实战中西家垫了D9。这时候四家的实际持牌情况如下:

...........北
...........S:A8
...........H:
...........D:J
...........C:9

西.........................东
S:KJ......................S:Q94
H:........................H:
D:Q9......................D:
C:........................C:A

...........南
...........S:2
...........H:A
...........D:K8
...........C:

结果,庄家的D8成了赢墩,最后打成4H超一(在双人赛里无疑是个很差的结果)。

这时候,西家首先键入:"Partner, why didn't you discard spades? Your SQ will never come into account."

东家婉转地回道:"I thought my diamonds were too small to be useful."

毫无疑问,西家在最后阶段面对假挤牌的压力垫错了牌。那么,这个防守错误该由谁来负责呢?当时西家是否有足够的信息来作出正确的选择呢?

西家应该能看出庄家持有8张将牌和单张C、至少1张S(否则庄家早就会兑现明手的SA了)、DK(东家首轮出的是DA)。那么此时庄家手上剩下的3张牌是SQx和DK,还是Sx和DK8呢?

事实上,这个貌似很难的判断的线索就存在于东家在早期阶段所采用的防守路线。如果东家持有6张D,那么他就没有必要主动吊将牌来防止明手将吃暗手的D,而是应该继续出D(希望西家持有DK)。所以,东家的D应该是5张套。因此,D8就在庄家手上!

实战的四手牌如下:

...........北
...........S:A875
...........H:T
...........D:JT
...........C:976543

西.........................东
S:KJT63...................S:Q94
H:84......................H:63
D:Q92.....................D:A7654
C:T82.....................C:AKQ

...........南
...........S:2
...........H:AKQJ9752
...........D:K83
...........C:J

不难看出,东家的解释是对的:他的四张小D确实在防守中毫无用处;西家的指责是不合适的:东家当然应该保留S和C,如果东家垫去两张以上的S,那么西家就会在S和D两门花色上受挤(虽然东家可以垫去一张S,但是那样的话西家对关键的D8位置的判断就更困难了)。

似乎东家完全可以指出西家的垫牌错误,也可以反驳西家不合理的指责。然而,此时东家更多的是反省自己对防守失败是否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终于,东家认识到:作为这副牌防守方的防守策略的最初决策人,自己的打法也并非无懈可击。事实上,如果东家在第二轮不兑现CQ,而是直接吊将牌,那么西家就没有犯错误的机会了:如果庄家不送出C的输张而直接连续吊将,那么西家就不会面临垫牌的压力;如果庄家先送出C的输张,那么东家进手后可以打出D7(表示D套上的最大张),使同伴清楚地看到D8的位置!

从这个实战牌例我们可以看出,即使一次失败的防守的责任主要该由同伴来负,指责同伴的做法也不值得提倡。在网络桥牌的虚拟空间里,提高自己的技术比分清事故责任要重要得多、积极得多、也现实得多。

防家真正的高超境界不仅仅在于自己不犯错误,而且还在于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同伴犯错误的机会和最大限度地制造让对手犯错误的机会。

这个实战牌例中,坐西的牌手曾代表澳大利亚参加过世界大学生桥牌锦标赛,坐东的牌手的网名叫钟达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