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牌局

Marek Wojcicki
From 48th Euro Team Championship 公报

观看VuGraph上的直播时,我们会发现桥牌已经进入了计算机时代:频繁的超轻开叫、高阶阻击,一切能让牌局处于混沌和猜断的举动都随时在桌上发生着。这种风格已经成为潮流和统治者。我认为,一个可能的原因是计算机发的牌局,更需要用“武力”的技巧而不是“微妙”的技巧来驾驭。但在VuGraph上,我们偶尔也能看到闪耀技术光彩的珍珠,如同很多年以前,在桥牌的石器时代经常能见到的那种牌局。

下面两副牌是从以色列-意大利的比赛中选取的,我们能看到庄家和防家之间艰难的战斗。

第四副,西开叫,双方有局

AQ94
QT
KT95
T73
J73 K862
K62 AJ98
AQ72 864
A62 K4
T5
7543
J3
QJ985

西 北 东 南
Versace Birman Lauria Fohrer
1 - 1 -
1NT - 2NT -
3NT - - =

Birman决定保守首攻,他首攻7,明手放小,南家出J,Versace忍让。南家换攻3,手里出小,
北用9得后,继续出草花到明手的K。庄家出方块(当然是8-为后期可能的飞牌解封)-J-Q到
北家的K。Birman找到一个好的脱手张:Q,保留手上的10在最后关头再使用。但是,Versace用明手的
A赢进,用K回到暗手,此时的残局是:

AQ94
--
105
10
J73 K862
6 J9
A7 6
A --
105
75
--
Q98

Versace此时如同双明手一样:提掉A,出小黑桃。Birman忍让,明手的K得到,现在庄家兑现两墩
红心赢墩,北家尽他所能去击败定约--他打同伴持有J--垫掉了A和Q。但Versace拿着关键的J,
刚好9墩,定约m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