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和他的妈妈

韦德(Dwyane Wade)篮球打得好,去年热队(Miami Heat)夺得NBA的冠军,韦德立了汗马功劳。因为Miami离我住的城市太远,这几年我一直没成为韦德的球迷。但前些日子我在一本体育杂志上读到的一篇有关韦德的文章,却很使我感动。

那文章中,讲到了韦德和他的妈妈的故事。

说起妈妈,我们大多数人都会想到慈祥的爱、无私地奉献,会想到成长的路上妈妈给我们的数不尽的支持、安慰和鼓励。可韦德小时候,却没有得到这样的母爱。

韦德生长在芝加哥(Chicago),他出生不久,母亲就带着几个孩子离开了他的父亲。他们住在黑人集中的贫困区,靠着政府的救济金过日子。他家周围黑帮、贩毒者成群,白天黑夜不时地枪响。

外面的环境不好,韦德家里的环境更是恶劣:他的妈妈不但是烟鬼,还酗酒、吸毒。

小时候的韦德是孤独的,妈妈不是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就是到外面乱混,还不时地往家里带乱七八糟的男朋友,两个同母异父的姐姐也常不着家。照顾韦德生活的主要是他同父同母的小姐姐。小姐姐只比他大五岁,却承担了妈妈责任:给韦德做饭,陪他玩,教他读书,在学校照相的那天早上,给他穿上干净的衣服。

小姐姐是韦德唯一的依恋:不管小姐姐去哪里,他都像小跟屁虫似地跟在后面。

韦德快七岁时,他的爸爸有了新家,愿意将韦德接过去抚养。爸爸的新家里有他的未婚妻和未婚妻的三个儿子。

一天星期五,小姐姐帮韦德整理了几身换洗衣服,乘公共汽车将韦德送到了爸爸那里。而那天,韦德的妈妈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儿子走了,她一点都不知道。

分别时,小姐姐擦去韦德脸上的鼻涕,嘱咐弟弟:如果受了委屈,就给她打电话,她来接韦德回去。

但小姐姐没有来接他,因为不久以后,她自己也离开了家。

新家对韦德来说是个全新的世界。以前,围着他的大多是女性,他软弱、好哭,爱玩的游戏也是女孩子喜欢的跳绳。而新家是男性的世界,周围充满了竞争,在那里眼泪换不到任何的同情。后院的篮球架虽然简陋,却是他和三个继兄弟拼抢的战场。他们之间二对二的比赛,是一场接着一场。父亲是他的第一个篮球教练,三年的部队训练使他特别地严格:他会让韦德几小时不停地用左手练习投篮,有时过了深夜12点,他还逼着韦德在没有灯光的球场练球,不管儿子是多么地疲劳,也不看儿子脸上流着的眼泪。

父亲对韦德说:如果你在黑夜里能投篮进球,那你在任何地方都能投篮进球。

韦德慢慢地长大,成了中学的篮球明星,成了Marquette大学的篮球明星.

但在芝加哥城的另一边,韦德妈妈的路却越走越黑暗。韦德离开后,她的几个女儿也相继地离开了家。1992年,她因为卖毒品而被捕。释放出来不久,又因为想将毒品卖给便衣警察再次被捕,坐牢一年多。1995年,她又因为卖毒品再一次被捕,被判刑4年。在监狱里呆了七个月后,她利用一次外出干活的机会逃出了监狱。于是,她成了被通缉的逃犯。

。。。。。。

2003年3月8号的中午,Milwaukee市的Bradley球场席无虚座,球迷们敲锣打鼓,等待着Marquette大学与Cincinnati大学篮球赛的开始。球场上,Marquette大学三年级的学生韦德正在和队友们一起热身。不久前韦德刚做出决定:他将跳过大四,直接参加当年的NBA选秀。热身时,韦德不时地向观众席张望着,心里是从未有过的紧张。韦德紧张,不是因为这是他在Marquette大学主场打的最后一场比赛,也不是因为如果赢了这场比赛,他的学校将夺得有史以来第一次的美国大学分区赛的冠军。韦德紧张,是因为他的妈妈也来看他的这场比赛。

韦德和他妈妈已经有十六个月没有见面了。三天前,他妈妈刚从监狱里被提前释放出来。

韦德长这么大,妈妈只看过他打的一次篮球赛,那还是多年前韦德刚上中学时的一场比赛.这天上午,她在小女儿的陪同下刚从家里飞到了Milwaukee。因为怕影响韦德的情绪,在他比赛之前没有与他见面。

观众席上,韦德的妈妈看着球场上的儿子,心里也是一样的紧张:别人知道我是韦德的妈妈吧?他们了解我的过去吗?报社、电视台的人会不会采访我,揭露我的丑事而让韦德丢人?

在妈妈沉沦的那些日子里,韦德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他常给妈妈打电话,告诉她他爱她,告诉她他正在努力变成一个最好的篮球运动员。每次电话里,他总是劝她戒毒,戒酒,重新开始生活。

2001年的一个秋天,韦德的小姐姐再次来到妈妈的身边:哭着哀求她去教堂、去听听上帝的声音。同天,韦德也打来了电话,再次跟妈妈说他爱她,希望她重新开始生活。那天,韦德的妈妈哭了很久,她知道:如果自己再堕落下去,她再也不值得儿女的爱,再也无脸做他们的母亲。

几天后,她去了教堂,从教堂里出来后,她请自己的一个朋友送她去了戒毒所,让戒毒所的人将自己关进了一间隔离室。一个月后,她成功地戒掉了毒品、戒掉了酒,再一个月后,她戒掉了烟。

两个月后的圣诞节前夕,她和儿子坐在教堂的厨房里。她告诉儿子:她已经戒掉了烟、酒和毒品。她要彻底告别过去,所以她决定到警察局自首,去服完她四年前没有服完的刑。

阳光透过教堂的窗户照在她流泪的脸上,韦德坐在妈妈身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开过年后,韦德的妈妈自己去了警察局。

在监狱里的一年多时间里,韦德几乎每天都跟妈妈通信。妈妈每天读着儿子的信,觉得自己越来越坚强。儿子每天读着妈妈的信,学习、训练更刻苦,他努力着,要向妈妈证明,他能成为一个最好的篮球运动员。

。。。。。。

跟Cincinnati 大学的那场比赛,韦德打得是前所未有的投入。这是他的妈妈、儿子、姐姐、妻子第一次在一起给他加油,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力量:整个比赛他一人尽得了26 分,10个篮板。当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时,在全场一片“韦德”“韦德”的胜利欢呼声中,他站在球场再次向观众席看去,这次,他终于看到了也站在那里欢呼的妈妈。

比赛结束后不久,Marquette大学的教练走进了他的球队的更衣室:更衣室里静静的,只有韦德和他的妈妈站在那里,两人流着泪,互相拥抱着。。。。。

比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教练们回答完记者的问题后,轮到韦德答记者问。韦德走了进来:只见他右手搂着他妈妈的肩膀,左手高举着妈妈的手,昂着头,骄傲地走向讲台。在场的人群中,除了韦德的教练,没有人知道韦德和他妈妈的故事,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母子俩的脸上,还挂着未擦干的眼泪。

就在那一刻,韦德的教练眼睛湿了,他赶紧往外走去,不让别人看到他脸上流下的泪。

。。。。。。

三年多过去了,现在,韦德在NBA打球已进入了第四个年头。而在芝加哥,韦德的妈妈戒酒、戒烟、戒毒品也有了五年多的时间,她经过三年多的学习,最近正式成了教堂的一位传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