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在这个多雨的冬天

我不是一个爱做梦的人,特别是到了现在这把年纪,做梦,对我来说已是一件奢侈的 事。

但这个冬天,我却有过一个梦。

。。。。。。

这次NFL超级碗赛是在朋友家看的。朋友建议我们早点去她家,在比赛前打几轮 牌,“炒地皮”放松放松。但我没去打牌,而是去了健身房。很少迷信的我这次却 很迷信:因为海鹰的前两场比赛开幕之前,我都去健身房跑步了,结果是两场比赛 海鹰都赢了。这次我不敢破例,比赛下午三点多开始,我一点钟去了健身房,在跑 步机上定好三英里的路程,用三十分钟跑完。跑步时鞋带松了我都没有停,生怕一 旦停了,海鹰会因此输了球。

但结果海鹰还是输了。

比赛的最后两、三分钟我难受得实在看不下去,一个人去了朋友家的书房。LG也 跟进来,想安慰我。可那个时候我需要的并不是安慰,我只想一个人独自地呆一会 儿。

比赛完后吃晚饭,大家心里都很沉重,于是转了话题:谈升值的人民币,危机的能 源;谈伊拉克战争,中日关系。。。。。。我麻木地跟着聊着,却不知自己说了些 什么,也不知自己吃了些什么。

终于,人散了;终于,夜深了,灯也灭了。我一躺到床上,眼泪就悄悄地流了下来。 我不停地对自己说:至于吗?这不就是一场比赛吗?!可眼泪就是不听指挥,一个 劲地流着。

我流泪,为了一场不应该失败的失败;流泪,为了一个应该成真却又破灭了的梦。

自古以来,成者英雄败者贼。我知道,一个失败者的眼泪,是耻辱,是笑料,是 不可人道的。

可有时,一个梦的破灭,竟是这么地令人心痛!

这个橄榄球赛季,我看了海鹰队的每场比赛。比赛通常在星期天下午,而周末往往 是我们家最忙的时间。星期天下午女儿要去学跳舞,LG也是个橄榄球迷,可他却 主动承担了接送孩子的任务,让我在家看球。

西雅图的雨绵绵不断,海鹰越打越顺手:常规赛他们得了NFC的第一,季后赛胜了红 皮,接着又胜了美洲豹。随着海鹰队一场场的胜利,我的梦也越变越清晰:梦中向 我们招手的是那个金光闪闪的超级冠军杯。

我跟着海鹰队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着,路途遥远而艰难。最后,我们走得与那个金杯是 那么的近,近得就剩下了一步之遥的距离。

但这最后一步,我们却没有能够跨越过去。

。。。。。。

一切都过去了。让人牵肠挂肚的NFL赛季,已成为历史;流过的泪,也已经擦干; 而我家前院那棵树上吐出的粉色的花在悄悄地告诉我:春天来了。

是的,春天来了,冬天已经过去了。但我会永远地记住这个冬天的。

我会永远地记住:在西雅图一个多雨的冬天,我曾经有过一个梦,一个金光闪闪的 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