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人物档案--马贩(spursFan)

马贩是贩马的,在沙龙很有名。

马贩有名,不是因为他是先富起来的农民企业家;马贩有名,一是因为他是威振四
海的拳师,二是因为他是个会吟诗作词的酒仙。

你见识过马贩的“木木拳”么?如果你没有见过“木木拳”,你就没资格谈什么NBA的
拳脚功夫;如果你没有听说过“木木拳”,你就没资格在沙龙里摆摊叫卖。

马贩的“木木拳”外柔内刚,形断意连,用的是北派招术,却有南派的意境,拳到
之处,无敌。

马贩武艺高强,可他却从不轻易与人交手。如果万不得已与人过招,马贩必胜。可
不管打斗如何激烈,马贩很少伤人,他总是跟对手彬彬有礼、和和气气。

马贩常对手下的小贩们说:练功,就是练口气。筋、骨、皮好练,气却难练。练得
一团和气,就是做人的最高境界;练得一团和气,江湖任你独行;练得一团和气,
贩马一本万利。

马贩凭着他的和气和侠气,黑白两道皆通,贩马十几年,生意越做越火红。

马贩贩马,不是为了赚钱;马贩贩马,是因为爱马;马贩贩马,是因为他的马群中
有一匹他深深宠爱的汗血马。

这匹名叫邓肯的汗血马来自蓝色的加勒比海岸,它腿长体健、肌肉发达、鬃毛如瀑、
长尾飘洒。汗血马行则悠然自得,志酬意满;奔则四蹄腾空,绝尘而去,是世间难
寻的宝马。

马贩视此马为知己。他常坐在马棚里对着他的汗血马,一边饮酒一边高歌:“骏马
不得英雄,则枉度此生,有老死荒野之悲;而英雄不得骏马,则孑然无助,罹形影
相吊之苦 。邓肯呀邓肯,俺马贩遇到你,此生无恨无悔,足亦足亦。”

自古英雄爱美酒,马贩也不例外。自从有了这汗血马,他更是马贩醒时少,马贩醉
日多。

那一年的五月,NBA江湖上又进入了决战时刻。一天,风和日丽,一年青女子从大路
匆匆走来。姑娘长裤短褂,头顶两冲天辫,肩上挑着一对酒坛子,走路风风火火,
轻轻松松,一看就是个有轻功的人。

姑娘在马贩家大门口挺住了脚。

开门的是马贩家的门房和平。见是个陌生姑娘,和平疑惑地问:“请问你是。。。?”
姑娘向前行了个礼,笑眯眯地说“俺名叫苏珂儿,是挺湖帮帮主杨七郎手下的主将。
俺们的杨帮主向来仰慕马先生大名,又知马先生是著名的酒仙,他特地在湖马大战
之前让俺带来一坛百年陈酒送给马先生,请马先生务必收下。”

和平刚喝了两盅,正处於微醺状态,一听“杨七郎”几个字。以为是英雄世家杨家
将送酒来了。受宠若惊,他马上差人将两坛酒抬进屋。

晚上马贩回到家,看到桌子上的酒坛,一闻,酒香扑鼻;一尝,醇美之极,赶紧要
来几个下酒菜,叫来手下的小贩们,大家你一杯我一杯将坛子喝得底朝天。

喝完酒,马贩和小贩们眼睛怎么都睁不开,倒在地上呼呼地睡了过去。

当天夜里,十几个蒙面人跳过马贩家的围墙,从里面打开侧门,将马棚里的马全部
牵走。而马贩和小贩们都在打呼,蒙面人自然没遇到任何的阻力。

等马贩和小贩们醒来发现马被盗追出去,马贩家的马都沉到了村外洛杉矶湖的湖底。


。。。。。。

马贩在湖边坐了三天三夜。

第四天,胡子拉渣、两眼虚松、瘦了一大圈的马贩叫来了手下的小贩们:有智有谋
的胖警、忠心耿耿的和平、倔强好战的FITO、一钱如命的够普、日理万机的主席。。。


马贩沉重地对小贩们说:“湖人帮灭马之心一直不死,但以前每次挑衅,都败在俺
的木木拳下。正面招手失败,他们就给我们送来了迷魂酒。。。。。。自古英雄战
死在沙场,而我却败在敌人的酒中。”马贩说着捏起拳头欲挥打出去,但马上意识
到前面并没有对手,拳到半空中又无力地松开了。

“人在江湖上走,功夫占两成,名气占两成,剩下的六成就是信誉。如今我信誉全
毁,在江湖上已无立锥之地。。。”马贩的眼中闪出了湿乎乎的亮光

小贩们听到这里,一齐跪下:“主贩,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们跟着你重整旗鼓,东
山再起。。。。”


看着跪在前面的小贩们,马贩心里掠过一股针尖般的疼痛:“邓肯去,我心也去,
没有汗血马,江湖已不是昔日的江湖,我也该去了。”马贩抬起头,看了一眼远处
高立的马贩大楼,叹了一口气说:“我已经将马贩公司出售,给你们每人准备了一
份银子,你们拿上这些钱,各奔前程吧”说完慢慢转过身去,看着清色的湖水,再
也没有回头。

小贩们见马贩去心已定,一个个含着泪离开了。

。。。。。。

当天夜里,寂静的沙龙村上空传来了一个男子沙哑的歌声:

“何谓痴心,何谓系怀?
诗中寻酒,酒中寻梦,
昨日风光,经年岁月,
马沉马浮,
淡淡苍烟去又来
。。。。。。”

歌声凄凉悲壮,听得让人心颤不已。听到歌声,沙龙的村民纷纷来到村口,只见茫
茫月光中,一男子的身影慢慢远去,他的歌声也渐渐地消失在无边的夜色里。

。。。。。。

江湖从此上再也不见马贩的踪影。

。。。。。。

许多年后,沙龙村来了一男子,肩背一布包裹,身上的布衣布裤虽旧却还干静。

这男子一脸风霜,满目沧桑。他总是坐在村口的大树下,一动不动地看着山坡上吃
草的马群。村里有人瞧他面熟,上前问道:“你是以前的马贩吗?”这男子只是茫
然地看着问话的人,也不答话。

这男子手里总是捏着一块石头,据见过这石头的孩子们讲,这石头很奇怪,平时暗
淡无色,可太阳一照,它就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一位见多识广的村民说:这石头叫沸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