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前夕

2011年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早,秋天刚过,地面就被盖上了厚厚的白雪。湖边这棵百年老树上残留的枫叶在寒风中颤抖着,树旁边突然一阵风起,带着点点杀意,几片皱缩了枫叶终于坚持不住,脱离了树枝,随风旋转了几圈后,落在雪地。

枫树下坐着一位弹古琴的绝色少女,她低着头,轻轻地拨弄着弦线。少女眼里只有古琴,彷佛与世隔绝。

少女身旁站立着一少年,脸颊瘦削,鼻梁坚挺,一张英俊无比的脸.可他的脸色却是一种终年不见阳光的苍白,神情萧索,目光朦胧,眼里透着淡淡的寂寞和说不出的慵懒。少年看着前方,彷佛看得很远,又彷佛什么都没有进入他眼里。

少女的琴声在空中飘动着,如泣如诉,优美哀怨。这音乐不似人间,却又太悲伤;不似仙境,却如冥冥中的召唤。

又一阵风起,少年微微地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没变,目光却转向了他前面不远处的一块石头。

少年手中无剑,剑在他那块石头上。

少年向前走了几步,拿起石头上的剑,用手轻轻地抚过剑身,长剑在月光与白雪照映下,闪着几许幽幽的蓝光。少年不喜欢月亮,却喜欢流水般的月光。少年不喜欢下雪,却喜欢白雪盖地的冬夜。少年喜欢这月光白雪下的蓝色剑光。

这是一支四尺长的古剑,是少年的师傅隐退江湖前留给少年的。少年永远也忘不了一年前在沙龙橄榄球饭太稀决赛中师傅与稳当派借花师的当家人终身大师的那场恶战。战败后师傅隐退江湖,临走前给他和师妹美鬼留下了这支古剑和一本橄榄球九种剑法的宝书。 一年过去了,明天又是跟稳当派借花师的新决战。少年握紧了手中的剑:给师傅报仇的时候到了。

少女的琴声依然如泣如诉,优美哀怨。

月光下人影移动,剑光舞动。少年一一舞过师傅留下的书中教的橄榄球九种剑法: touch down 。。。reverse play 。。。 flying tackle 。。。cross over 。。。half back 。。。lateral pass 。。。flying wedge。。。。 spin kick 。。。one armed catch 。。。。。

突然,剑光一闪,乐曲骤止,琴弦俱断。。

少女幽幽抬起头来,美丽的眼中哀怨更深更浓:“冰哥,乐器无辜,何苦断弦?"

少年收起剑,淡淡地答道:“美妹,器不断弦,人就断肠。。”。

少女叹了一口气,慢慢站起来,身上的月白色丝袍在寒风里飘动着。她用又哀伤,又心痛的眼光看着少年,轻柔地,像是耳语,又像是梦呓:“可是,冰哥,弦虽断,人还是要断肠的。" 说完,少女袍袖轻轻一挥,古琴上的断弦忽然全部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