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雅的体育

米雅是我的同事。

米雅来自香港,高中毕业后就来了美国念大学和研究生。她个子不高,大大的眼睛,
身材苗条得令美国的胖MM们妒火中烧。

米雅文文静静,在办公室里不声不响地干活,跟人说话也是细声细语。米雅对人极
其真诚友善,谁有困难,她总是热心地帮助。米雅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工作后,
她承担了弟弟在美国读大学的所有费用。弟弟毕业后,她又资助妹妹来美国读研究
生。米雅说:当年她爸爸妈妈支持她来美国读书,现在她工作了,帮助父母、资助
弟弟妹妹读书,是她应该做的事。

好人有好报,我总以为,像米雅这么善良的人会一生平安,是谁也不会忍心去伤害
的。

可米雅还是受伤了:去年,跟她恋爱了九年的男朋友与她分手。她的男朋友我见过,
也是香港人,个子高高的,挺精神。

那天,米雅哭得很伤心,一张又一张的纸巾,怎么着都止不住她的眼泪。最后,在
一旁安慰她的我也忍不住,陪着她掉了不少的泪。

失恋后的米雅更是沉默寡语,人迅速地瘦了下去。本来就很瘦小的她,两个月后体
重掉了近二十斤。看着脸色苍白,神情忧郁的米雅,我真担心她能否挺过这一关。

可米雅挺过来了,而从悲伤中走出来的主要原因,是她参加了长跑俱乐部。

米雅的长跑组有二十几个人,成员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与队友们一起,米雅开始
了长达五个半月的长跑训练:每周的周日自己跑三次,周末与组友们集合跑一次,
跑的路程每星期逐渐增加,跑的目标是马拉松赛。

这五个半月,对米雅来说,过的是又快又慢.

五个半月中,有炎热。路上的米雅总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开头难,开头对身体
弱、没有一点体育底子的米雅来说更难。跑不动,总是拉在其他队友后面很多,但
米雅没有停。

五个半月中,有风雨。雨中的米雅会想起她那夭折了的九年之恋:那是她的初恋,
九年,她付出了许许多多的心血和情感;九年,带走了一个姑娘大部分的青春年华。
米雅心痛,泪水伴着雨水顺着她的脸流着,但米雅没有停。

五个半月中,更多的是天高气爽、风和日丽。天上的白云,树上的小鸟,湖里的白
帆,队友、朋友的鼓励,都给米雅增添了力量,也给她的生活增添了新内容。一周
又一周过去了,米雅跑得越来越轻松、越自信,她心里的忧伤和痛苦也越来越淡越
远。

去年十一月,米雅用4小时30多分钟的时间完成了她的第一次马拉松赛跑。

跑完马拉松赛后,米雅又参加了一个自行车俱乐部。今年夏天,她完成了从西雅图
到波特兰的二百英哩的自行车赛。

。。。。。。

我欣慰地看着米雅走出悲伤的阴影;我佩服地看着米雅一次次的超越。

米雅,这位看起来文弱的女子,用她自己独特的方式,默默地写着“体育”两个大
字。

米雅的体育,不是篮球场上腾空飞起的灌球,不是足球场上坚定果断的射门;米雅
的体育,不是橄榄球场上激动人心的touchdown,也不是棒球场上漂亮精致的全垒打。
米雅只是用她挂在脸上的汗珠,告诉了我什么是毅力、什么是自强。

米雅的体育,没有欢呼跳跃的观众,没有吹捧叫好的记者;米雅的体育,也没有成
群结队的追星族。米雅只是用她不停的脚步,告诉了我什么是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