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名人

我这个人天生懒散,再加上天赋不高,这辈子碌碌无为.因为自己的平庸,所以我就特别崇拜名人!

小时候,我家附近有个剧团,常上演一些男不娶,女不嫁,世界上谁也不怕谁的戏剧.剧团的女主角是我们当地的一大名人,身材亭亭玉立,相貌闭月羞花,歌声清脆悠扬,举动风情万种.小时候我爱看戏,常将大人给的买冰棍的钱攒起来,买票去看这位名角演出.看戏时我两眼紧随着这名角,心里充满了羡慕和崇拜.

后来这名角结婚,住到了我家附近.新婚蜜月不久,夫妻俩就隔三差五地吵架,吵架的原因是丈夫怀疑这位名角生活作风有问题.一个春暖花开的晚上,这夫妻俩又开骂,战斗越打越烈,战场被转移到了室外,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人.我挤到前面去一看,只见名演员披头散发,一手岔腰,一手指着丈夫哭骂.我吃惊地看着,心里别提有多痛苦了:我崇拜的名人怎么会像泼妇那样地骂街呢?!

后来在美国读书时,学校的文学院来了三位国内访问学者,其中是两位名诗人,一位名作家.因为我没读过几首"轻轻地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诗,所以对两位名诗人没有太多的景仰,却特别想见那位名作家.我读过那位名作家写的一个描写知青生活的长篇小说,这小说在国内曾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而名作家的妈妈更是个大名人,她的小说曾经激励着中国整个一代青年走上了革命之路.为了见到那位名作家,我就开始贿赂一位跟我一起打球、打牌的哥们,这哥们是学校中国学生会的主席,跟名作家很熟。吃了几次我做的红烧肉后,我哥们终于答应带我去见那位名作家.

去的那天,名作家与妻子正在包饺子,儿子在做作业.名作家见了我们挺客气,请我们一起吃饺子。饺子煮好后,名作家妻子端上了一碟子大蒜。名作家马上拿起一瓣大蒜放在嘴里,嚼得有声有色,当时我看着,心里狠狠地咯嗒了一下。吃饭时名作家跟我们讲他自己的经历,讲他正在写的另外一篇长篇小说,他还告诉我们不少他母亲的事,话里话外,对他母亲贬多褒少.名作家聊得津津有味,吃得也津津有味,不时地拿起一瓣大蒜,放在嘴里嚼着。

见了名作家后,名作家在我心里的形象矮了不少:原来名人也喜欢吃气味熏天的大蒜!


后来我搬家到了西海岸,因为喜欢体育,对当地的球赛很关注.那时,佩顿(Payton)是我们村NBA超音速队的队长,当地的电视和报纸常提起他,球输了,球赢了,队员酗酒了,等等,等等,似乎都跟他有关。他是我们村大名鼎鼎的人物,也是我崇拜的对象。

四年前的一个夏天,我送孩子去托儿所,正在托儿所办公室里签到,旁边来了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我抬头一看:是佩顿,旁边领着一个四,五岁的男孩.我激动地揉了揉眼睛,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你是佩顿?"佩顿微笑地说:"对,我是佩顿."然后很友善地跟我握了手。我语无伦次地地说了几句"很高兴遇到你”,“很喜欢看你打球"等赞扬他的话,穿着西装的佩顿完全没了球场上的反骨,文质彬彬地听着我的赞扬,跟我说谢谢.

第二次再见到佩顿也是在托儿所办公室,我下班后去接孩子,看到托儿所所长正在向佩顿告状,说他的儿子跟别的小朋友打架,将别人的手臂抓破了.佩顿站得笔直,耐心地听着所长的控诉,不停地点说着“sorry",“sorry",好像犯错的是他自己.而他的儿子站在旁边,东张西望,一脸的不在乎.

我那几天正为孩子在托儿所不听话的事犯愁,看到那一幕后心里大乐:哈,原来名人的孩子跟我们平民的孩子一样,在学校里也会打架斗殴.


我最近一次见到名人是一年多前回国.那天正在我姐姐家聊天,突然听到隔壁一阵叫骂,一会儿有人敲门,我姐夫将门一开,门口站一中年男子,个子不高,穿着短裤背心,戴着厚得像酱油瓶的眼镜.我姐夫忙说:"L老师,快进来坐."L老师在沙发上坐下,我姐夫小心地问:"嫂子又跟你吵架了?"L老师点点头,苦着脸,将我姐姐递上来的凉水大喝了几口:"我忘了买酱油,她就发那么大的脾气。。。".我姐姐、姐夫赶快安慰他。我姐夫是北方人,劝人特掏心底:"好男不跟女人斗,小事一桩,我们不跟她们一办见识....."我姐姐说:“C老师她脾气是急了点,可她对你是很心疼的,什么事都想着你...."L老师脸色好转不少,不住地点头说:"那是,那是,...."

坐了一会儿,L老师站起来说:“我回去看看她的气消了没有。”L老师走后,我姐问我:"你知道他是谁吗?"见我摇头,我姐就说出了一个名字.

这名字如雷掼耳,我常在网上和"读书"等有名的杂志上看到过他的关于中国经济改革的文章。我姐说:“别看他貌不惊人,学问可大了,国务院也常请他去、听取他对国家经济改革的建议.。。。”姐夫叹了一口气接着说:“他在外面有名,可回到家就成了标准的气管炎(妻管严)。”

......

见了这些名人后,我终于明白:名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们跟我们一样,也要吃喝拉撒睡,他们也会津津有味地吃大蒜;跟我们一样,他们也怕老婆,也会像泼妇一样骂街;他们的孩子也会不听话,会跟人打架斗殴.....

明白了这个道理后,我现在......



嘿嘿,还是崇拜名人.